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8年09月《小康》中旬刊
  栏目:岭南夜话
盲人摸象的故事没那么简单

★文 /马原

  盲人摸象是我们日常偶尔会用到的一则古老的印度寓言,不知什么时候成了中国的成语。在百度百科里,说寓言讽刺的对象是目光短浅的人,从感情色彩上被定义为贬义词。寓言说的是国王让几个盲人同时摸一头大象,摸象脚的说象如漆桶;摸象尾的说不对,它像扫帚;摸象腹的说它像鼓;摸象背的说都错了,它像高高的茶几;摸象耳的说像簸箕;摸象头的说明明像笆斗;摸象牙的说像尖尖的角。盲人受到国王的嘲笑。
  国王凭什么嘲笑盲人?不是因为国王更聪明,而是因为他有盲人们所没有的眼睛,他看到了象,象的表象进入了他的视觉系统。眼睛令他拥有了对盲人的优势,而且是不可替代也无可比拟的优势。盲人因此成了劣势群体。
  但是这则寓言的背后另有深意,经常会被人们忽略。
  盲人没有的是视觉,但是他们有手,手是他们另一种与世界相连接的工具,我们可以称之为触觉系统。当然触觉系统不止手,人的每一寸皮肤都有触觉功能。他们靠触觉去感知世界,他们以触觉的方式获取表象。所以象被以触觉的方式感知就变成了尖尖的角,变成了笆斗簸箕高高的茶几,鼓扫帚和漆桶。也就是说,整体的象消失了,化作了被分别触摸的局部。离开了视觉,人对世界的感知便丧失了整体,只剩了局部。
  我们会忽略视觉的成因,以为有没有视觉,世界都在那里;其实不然。
  细想一下,我们所说的世界,所说的具象的世界,不是盲人所触摸到的那个世界。他们那个世界是没有形状的,虽然也有起伏也有凹凸也有边缘线,但是他们无法在脑海里描述出物体的完整形状,无法在空间上建立起不规则的轮廓线和表面。也就是说,在一个绝对黑暗的世界里,任何物体都没办法在人脑中建立起空间形状,不管那个物体是多么简单,比如像一片树叶。
  此时此刻,一个全新的元素概念诞生了,就是光。光明是黑暗的死敌,黑暗是我们的死敌。
  从根本上说不是眼睛令我们感知了世界,感知了具体的物象,感知了形状,不是。我说不是,是因为我们虽然看到了形状,看到了有形世界里每一种存在的具体形状,其实这种形状不是我们的视觉系统所赋予的,而是光。光赋予了世间万物以形状,也包括颜色。形状和颜色令一样东西成为东西,成为它自己。眼睛只是让我们去感知和接纳。
  换一个角度去设想,我们有了眼睛,我们天生就有眼睛,但是世界没有光,宇宙没有光,世界和宇宙仍然没有可以被我们感知的形状,这个世界还存在吗?世间万物还存在吗?没有形状的世界,不可见的万物。
  盲人摸象或许是一个启迪,我在其中看到的是光在宇宙中的特殊的意义,光于我们每一个个体的生活特殊的意义。一个天生的盲人的世界是永恒的黑暗,从来没有过形状和颜色。一个后天的盲人则永远丧失了世间万物的形状和颜色。这一点才是根本的不同,盲人的世界与我们的世界不同。
  
  
《小康》201809期中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8-11-22


2018年01月(《小康》中旬刊)


2018年02月(《小康》中旬刊)


2018年03月(《小康》中旬刊)


2018年04月(《小康》中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