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8年09月《小康》中旬刊
  栏目:专题策划
水与固废污染是广东环保整治重点

★文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麦婉华

  2018 年6 月5 日,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广东省开展“回头看”工作动员会在广州召开,督察组组长张宝顺( 左一)、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就做好督察“回头看”工作分别作了讲话,广东省委书记李希作了动员讲话,会议由广东省政府省长马兴瑞主持。
  
  2018年6月,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广东省开展“回头看”工作。对此,记者了解到广东水污染是最难治理的环境问题,固废污染则是最严重的问题。另外,“回头看”督察仍发现表面整改、假装整改情况。未来,广东环境保护需要实现绿色转型与高质量发展。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习近平总书记通过实践回答了为什么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什么样的生态文明、怎样建设生态文明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形成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成为全党全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根本遵循。
  2015年7月,中央深改组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环保督察方案(试行)》,同年12月,中央环保督察试点在河北展开,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随后用了两年时间,分四批实现了全国31个省份的督察全覆盖。
  其中,广东成为第二批督察进驻的省份。2016年11月28日到12月28日,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广东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工作。2018年5月底,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全面启动。6月5日,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广东省开展“回头看”工作动员会召开。根据安排,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进驻时间为1个月。
  通过2016年底的环境保护督察与2018年6月到7月的环保督察“回头看”,广东在环境问题上主要有哪些特点?经过1年多的整改,广东的环境问题是否得到改善?近日,《小康》记者走访多个曾被列为环保督察重点整改的项目,并采访了生态环境部华南督察局副局长、党组成员何向红,了解广东在环保方面采取的相关情况。
  
  近日,生态环境部华南督察局副局长、党组成员何向红就广东环保督察整改情况接受《小康》杂志专访。 图/ 麦婉华
  
  水污染是最难治理的环境问题
  2016年11月28日,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广东省工作动员会在广州召开,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组长陆浩、副组长翟青就做好督察工作分别作了讲话。陆浩指出,环境保护督察是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的一项重大制度安排。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要求将环境保护督察作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强化环境保护党政同责和一岗双责的要求。
  陆浩强调,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广东省,重点是督察广东省委、省政府贯彻落实国家环境保护决策部署、解决突出环境问题、落实环境保护主体责任情况,推动广东省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促进绿色发展。在督察中将坚持问题导向,重点盯住中央高度关注、群众反映强烈、社会影响恶劣的突出环境问题及其处理情况;重点检查环境质量呈现恶化趋势的区域流域及整治情况;重点督察地方党委和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环保不作为、乱作为的情况;重点了解地方落实环境保护党政同责和一岗双责、严格责任追究等情况。
  截至2018年3月底,广东省整改方案明确的43项整改任务(256项具体措施)中,要求2017年年底前完成的7项整改任务(9项具体措施)已全部完成,其余36项长期整改任务(247项具体措施)中,已完成了71项具体措施,正在按计划推进162项,暂未达到时序进度14项。
  经过2016年11月28日到12月28日一个月的督察工作并随后的资料整理,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2017年4月13日向广东省委、省政府反馈了督察意见。针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反馈意见,广东省制定了整改方案,梳理分解列出43项整改任务清单,并细化成256项具体措施。据悉,2017年广东省共处罚环境违法案件20348宗,处罚金额10.65亿元,针对督察组交办的16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根据核查事实,依据有关规定,经省委、省政府研究决定,对207名责任人进行问责。
  生态环境部华南督察局(以下简称“生态环境部华南局”)副局长、党组成员何向红在接受《小康》记者采访时表示,在2016年底的环境保护督察中,广东最难治理的是水污染的问题。“水污染的治理需要持之以恒,才能久久为功。特别是珠三角河涌密布,水系复杂,管理困难。这导致了水治理一直是广东的难点。”
  水污染成为广东环境保护的主要短板,督察组对广东的环保欠账毫不留情。2017年4月13日公布的反馈意见稿措辞严厉,不乏“考核失之以宽”、“工作流于形式”,“不担当、不敢担当问题比较突出,遇到问题‘绕着走’”,“治理计划年年落空”等。
  以发达的经济特区深圳为例,何向红介绍2015年底深圳污水的收集率不到50%。据了解,深圳当时管网欠账、污水直流,还因此导致茅洲河不堪重负。“其实要做好水污染治理,污水管网的建设显得十分重要。但是,由于管网工程是埋在地下‘看不见’的政绩,因此许多地方政府很容易忽视。”何向红说。
  据了解,在管网建设方面,整改方案要求,2017年9月底前全省须建成5000公里管网,以弥补“十二五”规划欠账。广东省总体完成了“十二五”管网建设欠账,但主要集中在广州、深圳和东莞3个城市,而其他城市管网建设进度缓慢。例如,中山市2017年仅建了96公里,不到广东省当年建设总长的2%。全市有1033条河涌近半水质为劣V类,污染严重。
  “中山的情况是管网建设了,但是污水没有进入到管网。因此,除了建设外,科学设计管网也非常重要。要不然就会造成钱花了但是没有效果的现象。”何向红说。
  此外,还有乡镇污水收集处理不到位的问题。督察整改方案要求,2018年全部启动粤东西北地区乡镇一级污水处理设施建设,2019年底全部建成。但如今粤东西北地区1013个乡镇目前仅有五分之一乡镇建成污水处理设施。尽管某些地区建成了乡镇污水处理厂,但因为管网和管理等问题也难以正常运行。
  
  2016 年底,生态环境部派出10 个督察组进驻20 省市(包括广东省),检查各地违法违规建设项目清理等情况。图为督察组在企业检查。
  
  回头看:固废污染问题安排专项督查
  2018年5月底,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全面启动。2018年6月5日至7月5日,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广东省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开展了“回头看”,其中对固体废物污染问题统筹安排了专项督查。
  据了解,本次“回头看”主要督察广东省委、省政府部署推动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情况,省级有关部门整改责任落实和工作推进情况,地市级党委和政府整改工作具体实施情况。重点盯住督察整改不力,甚至“表面整改”、“假装整改”、“敷衍整改”等生态环保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重点检查列入督察整改方案的重大生态环境问题及其查处、整治情况;重点督办人民群众身边生态环境问题立行立改情况;重点督察地方落实生态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严肃责任追究情况。
  记者从生态环境部华南局获悉,截至7月25日,督察组交办的环境问题已办结5570件,其中责令整改5533家,立案处罚1643 家,罚款9879万元;立案侦查 88件,拘留190人;约谈519人,问责520人。
  “如果说水污染是广东最难治理的污染,那广东最大的环境问题则是固体废物污染问题。因此,这次‘回头看’特地设置了对于固体废物污染问题的专项督查。”何向红说,固废的问题包括生活垃圾和危险废物等问题。
  据悉,广东人口密集,所产生的的生活垃圾数量巨大。因此某些珠三角城市曾出现过把生活垃圾、工业固废等倾倒在别省市的情况。2015年以来,广东省生态环境部门查获非法跨界倾倒生活垃圾案件100多起,倾倒垃圾量数十万吨,部分还非法跨省倾倒至广西、湖南等地。以深圳为例,该市每天产生生活垃圾约1.8万吨,但日处理能力仅1.3万吨。2015年以来39起查明来源地的垃圾跨界倾倒案件中,约60%来自深圳。
  何向红介绍:“如今,生活垃圾的处理已经比过去好了,不过建筑、危险废物等问题还是比较突出。”《小康》记者获悉广东非法转移倾倒现象的情况,倾倒地点多为农田、厂房、工地等,2015年以来危险废物非法处置倾倒案件达200余起,非法转移倾倒点遍布全省21个地市,不少还倾倒到临近省份。
  本次“回头看”督察发现,非法小冶炼企业出现“偷买偷倒”问题。例如,阳江市某金属加工厂是一家非法炼铜企业,该厂业主偷偷从珠三角购买含铜、镍的污泥废渣进行提炼后非法倾倒,最终违法转移、倾倒危险废物达2万余吨。江门某实业有限公司硫酸镍生产项目环评时没有把浸出渣列为危险废物。企业2015年投产硫酸镍以来,产生的含镍危险废物2万余吨非法倾倒于广西和广东等地。
  另外,“回头看”督察还发现违法违规处置问题。某些具备危险废物经营资质的企业会把危险废物乱处置或乱倾倒。记者获悉,惠州某取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将自身接收的约5万吨危险废物倒卖给4家无危险废物经营资质的公司处置。其中1家无危险废物经营资质的公司向肇庆市非法倾倒危险废物。
  
  近年来,广东各地“环保警察”风生水起,借助公安机关的强制力,以往“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的环保执法硬起来了,环保“钢牙”露出锋芒。图为嫌疑人被警方带离。
  
  表面整改、假装整改仍有发生
  “很多情况下,省、市的整改意见都是好的。但问题就在于上面的政策如何可以让基层真正处理好。如果一些部门和地方对推进整改工作不力,面对考核问责时往往就是以虚假整改、表面整改来应付。”何向红说。
  他提到,有一些地方搞“一刀切”,面对环保督察直接集中停掉企业生产,这样是不合理的。何向红表示:“严控不是瞎控。韶关某地搞一刀切,30号要检查了,29号才通知企业要改进关停。这样的做法就是应付了事,对政府形象有极大影响。我们对此是坚决反对的。”
  督察还发现,部分地方不认真对待整改工作,而是表面整改或虚假整改。据了解,佛山在漫水河治理问题上在监测断面上游加装曝气增氧机,让监测数据变“好看”。清远则为了通过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测评,在没有截污清淤情况下,临时调水稀释海仔大排坑,上报治污工程已完成,并声称整治成效显著。
  另外,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期间,有当地居民举报揭阳市产业转移园线路板厂非法弃置废渣案件,揭阳市产业转移园管委会报告非法掩埋的废渣已清理完成,但其实只清理了小部分,大部分废渣就地覆土掩埋。粤东有两市都采取掩埋废渣、垃圾的方式虚假整治。
  “其实他们这些应付检查的行为是没用的,因为我们在‘回头看’之前就用了好几个月摸底,掌握了相当多情况。虽然‘回头看’只有短短一个月,但其实我们掌握的材料比他们提供给我们的情况都要详细。”何向红说。
  
  2018 年6 月,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广东省开展“回头看”工作。对此,记者了解到广东水污染是最难治理的环境问题,固废污染则是最严重的问题。图/ 麦婉华
  
  展望:实现绿色转型与高质量发展
  2018年7月,广东省优良天数比例(AQI达标率)为95.4%,较2017年同期上升2.8个百分点;珠三角地区AQI达标率为92.1%,较2017年同期上升4.7个百分点。全省细颗粒物(PM2.5)平均浓度为17微克/立方米,较2017年同期下降10.5%;珠三角地区PM2.5平均浓度为17微克/立方米,较2017年同期下降10.5%。臭氧作为全省首要污染物的比例为93.3%。
  按照7月空气质量综合指数排名,前三位为珠海、茂名和湛江市,后三位为肇庆、清远和韶关市;与2017年同期相比,珠海、中山和阳江等15市环境空气质量有所改善,潮州、惠州和河源等6市有所变差。
  “广东在环境保护方面也有优秀的地方,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大气的治理。由于粤港澳三地临近,因此港澳的大气标准对广东有一定影响。例如在餐饮业方面,广东早在20年前就已经对油烟的处理非常重视。所以,在大型城市群中,广东的大气环境是在中国比较好的。”何向红说。
  另外,对于“回头看”督察的结果,生态环境部华南局对广东有哪些意见和建议?何向红建议,广东应实事求是地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确保环境整改取得确实成效,避免污染问题整治变成表面工作或掩盖事实,让广东真正实现绿色转型和高质量发展。
  记者从生态环境部华南局获悉,珠三角污水管网建设、黑臭水体整治、固体危险废物处置、农村污水和垃圾处理等方面都是未来广东要重点处理的环境问题。
  “例如在水污染、固体废物等整治方面,我们不是说要一蹴而就,而是会尊重环境治理和恢复的规律。地方政府可以设定几年整治时间的计划,分步推进环境整治。因为环境治理不是‘突击战’,而‘攻坚战’和‘持久战’。”何向红说。  
  
  
《小康》201809期中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8-10-05


2018年01月(《小康》中旬刊)


2018年02月(《小康》中旬刊)


2018年03月(《小康》中旬刊)


2018年04月(《小康》中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