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7年11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封面故事
岩博村的全面小康路

★文 /《小康》记者 郭煦

  “好声音” 党的十九大闭幕之后,十九大代表、岩博村党委书记余留芬返回工作岗位,来到群众身边,第一时间将“冒着热气”的十九大精神和大家一起分享、探讨。
  
  “总书记这么关心我们基层群众,党的政策这么好,我们的信心和干劲更足了!我们要和总书记一起奋斗,加油干,让总书记说的‘百姓富、生态美’的农村新未来早日实现。”
  
  深秋时节,在寒霜“浸染”的贵州乌蒙山区,一座座山头黄绿相间。点缀其间的盘州市淤泥乡岩博村,平坦宽阔的通村柏油路串起白墙青瓦的农家院舍,呈现出别样的新农村面貌。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以后,从北京归来的党的十九大代表、岩博村党委书记余留芬忙得应接不暇,她一边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一边规划起岩博的美好未来。
  “把习近平总书记的精神带到我们的实际工作中去,落实到我们每个村民的心目中去,一句话就是不忘初心继续努力……”10月27日上午9点半,在岩博村村委会不远处的小广场上,一条“岩博联村党委党的十九大会议精神宣讲会”的横幅格外显眼。背着小孩儿的、拄着拐杖的、背着背篓的村民们纷纷聚集到一起,聆听余留芬从大会带回来的“好声音”。村民肖玉龙说,听到余留芬提到“土地延期三十年”的时候,大家都非常激动,心里非常踏实,非常有底。“土地承包期延长以后,我们有信心把我们的农业产业和生态产业做得更好。”肖玉龙说。
  此时的余留芬,几乎有一整天没有合眼了。“我还不能睡,大家都在等着我,我也有一肚子的话要向大家说。”余留芬的喜悦,溢于言表。“我更有责任、更有信心、更有决心带领我们三个联村党委走上一个更高的平台……”
  在听完党的十九大的精神宣讲后,82岁村民谢荣有些激动:“我们是越来越高兴、越来越美满,我随时都看电视,非常感谢总书记对我们人民的关怀,日子也是越来越好过。”
  “10多年前的岩博村一穷二白,能发展到今天,可谓是历尽千辛万苦。这一路走来得到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和认可,渡过了一个个难关。”余留芬激动地说,这么急地赶回来,连轴转地宣讲,就是想与大家一起分享这份喜悦。
  2016年,为了带动周边村寨一起奔小康,鱼纳、苏座两个贫困村被纳入岩博联村党委共同发展。现在,三个村的村民都入股岩博酒厂参与分红,绝大部分村民在合作社和酒厂打工。余留芬说,下一步,将紧紧抓住岩博酒和火腿“火”起来的机遇,做好产业规划,让岩博村的未来更加美好,“发展我们岩博的产业,特别是酒、火腿产业,要规划在前。从源头抓起,从种高粱、烤酒、养猪、有机肥加工再到肉质加工、火腿加工,形成一条产业链”。
  
  “争取实现百姓富生态美”
  年近50岁的余留芬总是精神抖擞,一头短发,高个儿,言语间透出别样的坚毅与执着;虽然只是个村官,却因连续三届当选全国党代会的代表而闻名,更因党的十九大期间,这位基层的干部向习近平总书记介绍村里生产的白酒和火腿而备受关注。
  10月19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他所在的党的十九大贵州省代表团,同代表们一起讨论十九大报告,共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大计。
  余留芬作为来自基层的代表,在省委书记孙志刚、代省长谌贻琴代表发言结束后,第一个举手,向总书记汇报,成功“抢”到了第一个发言机会。
  “没有想太多,我们那里搞农村的‘三变’改革,都写进了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我想总书记肯定想了解我们的改革情况和成果,所以,我壮着胆子第一个举手发言。”余留芬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说。
  余留芬说:“我想既然参加党的十九大,如果有机会,就一定要把我们基层代表、我们农民的心里话跟总书记说说。因为总书记对贫困地区发展脱贫产业特别关心,问了我们很多问题,也给予我们很大期望。”
  余留芬在发言中告诉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党的十七大时,从村里到北京花了4天时间。2014年,六盘水月照机场建成通航,2015年盘州通了高速路,今年又通了高铁。坐高铁到北京只需要八九个小时,坐飞机就更快了。
  余留芬给总书记详细介绍了当地通过“联村”带动贫困村脱贫的情况,她说,村里面通过发展村集体经济,走上了共同富裕的道路。得知2013年村里办了一个有1012户村民入股的酒厂时,习近平十分高兴。他向余留芬询问:“你的叫什么酒?”“白酒?多少度?价格怎么样?”
  “我们只卖99元。”余留芬说。
  “99元也不便宜了。不在于贵,太贵的酒反而不一定卖得好。”“(酒定价)这是市场问题,要按市场来。不能我一说你就按30卖了。”习近平总书记说。
  余留芬告诉习近平总书记,在县乡党委支持下,他们联合两个相邻的贫困村,组建联村党委,携手抱团脱贫致富。村里先后建起养殖场、火腿加工厂。
  习近平总书记又询问了村里生产的火腿叫什么,市场开拓和宣传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叫盘县火腿,是与金华火腿、宣威火腿齐名的三大火腿。”余留芬说。
  “那你们得提高一下知名度,我原来只知道那两种火腿。今天提到了,也可以宣传宣传。”习近平总书记笑着说。
  很快,余留芬就忘记了紧张,干脆放下手中的发言稿,脱稿跟总书记聊了起来。“就像平常人拉家常一样,总书记和我聊的都是村里那些事。”余留芬说,不知不觉中,原本计划7到8分钟的发言延长到了13分钟,总书记至少10次和余留芬进行了交流互动。
  余留芬能连续三届当选党代表,党的十九大还是主席团成员,这与她把一个少数民族贫困村带入小康行列不无关联。
  17年前的岩博村,很多村民人畜混居,粪水横流,不通公路,人均年收入不到800元,1/3的老百姓没过温饱线。如今,一栋栋白墙灰瓦的两三层楼房十分耀眼,纵横交错的水泥硬化路通到各家各户,一多半农户买了汽车,村内特色产业发展得风生水起,昔日的贫困村成了坐拥1600万元村集体资产、人均年收入跃至8600元的全县首富村,成了贵州高寒山区深处远近闻名的富裕文明村。
  “如今我们村里办起了蔬菜大棚、肉牛养殖场、小鸡孵化厂、藏龙山庄、岩博酒厂、特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春雨养殖场、兴农养殖专业合作社等。”余留芬说,如今,这些企业每年为岩博村创造超千万元的产值,解决近百人的就业,给全村带来数百万元的纯收入。
  “总书记这么关心我们基层群众,党的政策这么好,我们的信心和干劲更足了!我们要和总书记一起奋斗,加油干,让总书记说的‘百姓富、生态美’的农村新未来早日实现。”余留芬信心满满地说。
  
  “首富”带动共富
  1969年出生的余留芬,20岁就嫁到岩博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因丈夫常年在外工作,余留芬每天除了照看家务就是种地。而岩博村土地里的石头多,不好种,也不好挖。出嫁之前,余留芬一直读书,几乎没种过庄稼,地头活成了她最怕的事,日子过得很艰辛。直到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又多了一项任务,那就是照看孩子。她不忍心把两个孩子放在家里,就一前一后把两个孩子背到山上,下山的路很崎岖,背上的背篓也压得她直不起腰来。有一年收洋芋时,两个孩子不能同时背下山来,她无奈只能挖一个土坑把小儿子放到坑里,跑着回家放下背篓和大儿子,再跑回去背小儿子回家,就这样一来一回,一公里多的路程变成了五六公里。
  生活的艰苦让余留芬发誓要换一种活法,“做村支书前我干过项目,开过餐馆、超市和照相馆。上世纪90年代时,我们这边很穷,照相机都没人见过,当时我就买了一台照相机,每天满村子地转,给人拍照。咔嚓就是一张,一张照片可以赚5毛钱,一个月下来可以赚几千块钱,这在当时是不可想象的。虽然钱赚得比较快,但是也很辛苦”。
  由于余留芬敢想敢做,人勤快、头脑又活,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日子也慢慢变得宽裕了起来,她家成了岩博村首先富起来的人家。
  正是靠着这位“致富领头雁”,岩博村才成功打了“翻身仗”。2001年,当时创业小有成就的余留芬当选为村支书。上任第3天,余留芬召开群众大会,宣布要修路。“就是用双手刨,也要刨出一条通村路”。余留芬坚定的话让村民们为之一振。她拿出2万元,又找到银行贷了2万元,带领全村人干了起来。
  经过3个月苦战,一条3公里长、4米宽的通村公路出现在村民眼前。随后,余留芬继续带领村民,贯通了7条通村通组路,总里程28.5公里,彻底让这个贫穷的彝族村寨告别肩挑背驮的历史。
  当时,岩博村周围聚集了大小20余个煤矿,不少人“吃煤饭”,很快就身家过百万了。
  “这些煤矿常年都需要大量木材用于矿井建设,搞林场一定有戏。”余留芬决定“不走寻常路”。
  可是,上哪去找大片的林场呢?就在余留芬焦头烂额地在四处寻访时,得知原本已经承包出去占地1480亩的岩博林场因为管理不善急于出手的消息,这让她欣喜若狂。
  面对余留芬“能否以村集体的名义把林场‘赎回来’”的提议,村民虽然很赞成,但一提到出钱,大家却都沉默了。困难并未让她停下脚步,她想方设法借了11万元,后又以个人名义贷款6万元,凑足了预付金。
  2002年,通过间伐林木,出售给煤矿,余留芬就轻轻松松还清了村里的借款,还盈利几十万元。
  “林场就是‘绿色银行’。”从“第一桶金”的经验中,余留芬深深明白了这个道理。从此,她把岩博村产业的方向紧紧扣在“绿”字上,先后搞过蔬菜大棚、肉牛养殖场、小鸡孵化场等。
  在岩博农民养殖专业合作社里,一箱箱绿壳鸡蛋也十分惹人喜爱。“这个养殖专业合作社是51户群众入股300万元成立的。”余留芬介绍。
  除了合作社外,余留芬号召村民入股,将原来的岩博小锅酒厂成立为岩博酒业有限公司,进一步拓宽致富渠道。
  村级资产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村民摘掉了贫困的帽子。
  可余留芬却并不满足于小打小闹,“要把村办企业做大做强”。她坚信产业是贫困群众脱贫的支撑。
  2008年,余留芬带领村民投资186万元在村里建起了生态养殖场,现代化的养殖技术让岩博养殖业不断发展,与此同时岩博村的煤矸石砖厂、小锅酒厂、生态农庄的效益也不断提高,彻底改变了岩博村传统单一的生产模式,村民家家盖起了平房,开起了小汽车。村集体经济由0跃升到了800万余元,翻开岩博村村委账本,余留芬脸上满是遮不住的喜悦。
  为了村集体经济发展,余留芬瞄准的是村酒厂。彝家用传统方法煮小锅酒已有600多年历史,早在2004年,余留芬就张罗建起了村小锅酒厂,年产200吨土酒,市场上供不应求。
  2012年,余留芬启动酒厂改扩建,请来国酒大师季克良作为酒厂顾问,村酒厂华丽转型,正式更名为贵州岩博酒业有限公司。
  村民不但通过资金、土地入股酒厂,还能在酒厂工作。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穿上制服成为工人,收入有了保障,年底还能分红。
  今天的岩博酒业,年销售额突破2000万元,产品远销湖南、云南、广西等地。
  酒业规模的不断扩大,也让余留芬有了新的扶贫“高招”。“今年我们在淤泥乡的三个村试种了1000亩高粱,效果非常好,明年打算扩大到20000亩。”余留芬通过高价收购村民种植的高粱,在满足厂里生产的同时带动村民脱贫。“生产剩余的酒糟,我还免费送给农户养猪养牛。”
  如今,余留芬的目光又转向了“农旅一体”发展旅游业,以彝族文化、休闲养生为主要特征的“彝人谷”旅游项目正式动工。
  
  好干部是最大生产力
  在岩博村村民眼里,余留芬不仅仅是一个能干的女人,也是一个富有人情味的女人。
  73岁的彭回香老人的老伴耳聋、瘫痪,儿子又不幸早逝,自己左手受伤无人照顾,又无钱治疗,半个月了还不敢去看医生。余留芬知道后马上把她送到医院,自己掏钱给她治好了病。
  另一位乡亲陈开琴的丈夫患病去世后,余留芬不但帮助她料理了后事,还出资3万多元为她家建起酿酒作坊,利用酒糟喂猪,解决了她的生活问题。
  2008年,支持村民肖平贵两夫妻创建养殖场,让肖平贵一家脱贫致富……
  “当支书十七年,岩博的基础不断夯实,现在需要用新的眼光来看岩博。”现在摆在余留芬面前的课题,是如何把岩博的各项事业提升,在原来的基础上更上一个层次。
  “党建是岩博村起步的开端。”余留芬说,岩博从当初的一穷二白发展到今天,靠的就是一支有战斗力的党员队伍。
  好干部、能人就是最大的生产力。以余留芬为领头人的岩博村党委把人才强村作为发展的基础来抓,通过实施“双培双带”工程,引导有文化、懂发展的农村青年向组织靠拢,把有技术、懂管理的农民党员引进班子。
  短短5年时间,岩博村就培养了300多名“土专家”“田秀才”,其中57人获得农业中级职称,带动全村53户农户自主创业。
  下一步,余留芬希望通过建设新形式现代化的党建培训,让全国各地贫困村的支书都到岩博来学习、借鉴。并通过打造一个智囊团,给这些贫困村会诊,针对村里的具体情况来具体分析。
  “在现阶段,当我们逐渐摆脱物质贫穷后,还应有更高的精神追求。老百姓既要富口袋还要富脑袋,大家共同创造百姓富、生态美的新农村。”余留芬说。
  在余留芬眼里,荣誉只是对过去的认可,每天都应该“清零”。她说,党员干部是党的政策在基层落地生根的坚定执行者,也是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领头人。通过宣讲,把党的声音传递到百姓的耳朵里,带领群众听党话、跟党走是永远不变的信仰。
  余留芬说,虽然岩博村逐渐发展起来了,但是在发展进度、思想认识和发展理念上同发达地区相比,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此外,村支两委班子结构、思想观念及对政策文件的接受能力也还存在差距。“只有不断缩小这些差距,才能让岩博村更好地发展。”余留芬暗下决心。
  余留芬说,岩博村的产业要继续发展,必须按企业化的规范、管理和营销模式来运作,以企业的眼光来经营,任何员工都必须严格遵守公司的管理制度。同时要坚持既定目标不动摇,勇于、善于创新,善于发展,将企业管理、运作好,才是对村民负责。
  如今的岩博村,家家住上了漂亮的楼房,森林覆盖率达65%,适龄儿童入学率、计划生育率、广播电视覆盖率均达100%,近几年刑事发案率为零,成了远近闻名的先进村、文明村、示范村。
  而这样超卓的成绩,在余留芬谋划的“富民梦”中,仅仅只是个起步。“共谋发展、共建小康、共享幸福”,岩博村委门口写着的几个大红标语,正好生动诠释了余留芬心中同步小康的梦想,以及岩博村产业经济发展的终极目标。
  
  
《小康》2017年11月下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7-11-30


2017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17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17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17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