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7年01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聊斋
云溪子:我对医生的希望

★文 /云溪子

  
  不是所有的病都可以治好,但需“尽心”,可以有失误,但不能“失职”,作为医生,只要时刻不忘一名医生的职责,不忘对方是你的病人,“尽心尽职”就好
  
  俗语云:“吃了五谷,哪能不生百病。”生了病就会找医生。人人会生病,故人人都会跟医生打交道。
  古人称行医为“悬壶济世”。济世,自然很崇高,颇有佛家“普度众生”的意味。即使说得低些,医生和病人也是相济相生。病人需要医生治病;医生借行医安身立命、养家糊口。多少年来,医生和病人就是这样相处的。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医患矛盾凸现了。而且,矛盾“与时俱进”,日益尖锐。
  有报道说,某地患者家属聚众冲击医院,砸坏医疗设施;某某地患者家属冲进医院,持刀砍死砍伤多名医生、护士;某地医生护士戴钢盔上班……此类报道不绝于耳,更别说民间传闻了。呜呼,医患即使有矛盾,也不该如此“水火不相容”呀!到底怎么了?
  我请教方家,方家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决医患矛盾,除了深化改革医疗体制、改善管理,基础工作应该从调整、改善医生和患者的关系做起。也许出于好奇,也许因为我也是患者家属、自己随时可能成为患者,也许是对社会还有些“情怀”,我就医生和患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一些思考,也与一些亲友和医生进行过讨论。
  身边的亲友,对医生有不少正面的评价,甚至不乏感激之词。但是,也有许多不满,甚至不无愤慨:“现在的医生,看病、待人冷冰冰的,一进诊室,心先凉了。”“半夜去排队挂号,又在乌烟瘴气的走廊里候诊半天,可医生五分钟就把你打发了,能没气吗?”“不管什么病,也不管你是否刚检查过,先让你检查一个遍,捞一把钱再说。”“现在,不托人、不送红包,谁给你好好看啦!”“你这里要死要活的,医生那里没事儿似的,怎能不急死人!”……
  我也有过些亲身经历。妻子被怀疑患了胰腺癌,需要做CT(即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它是利用精确准直的X线束、γ射线、超声波等,与灵敏度极高的探测器一同围绕人体的某一部位作一个接一个的断面扫描,具有扫描时间快,图像清晰等特点,可用于多种疾病的检查)。可是,做CT必须预约,要若干个工作日以后才能做,做完后还需要若干个工作日以后才能拿到结果。如此一来,至少也得半个月。这种时候,“时间就是生命”啊,早一天确诊,就多一分希望。我心急如焚,央求大夫能不能加急处理,得到的是冷冰冰、近乎训斥的回答:“哪有什么加急呀!到这里来看病的都是要死要活的,就你急!”当时,我真是欲哭无泪……
  但是,跟医生聊起来,他们也有满肚子的委屈:“坐门诊一天八小时,得看80个号,还不算各种加号,一个患者能摊到几分钟?”“上趟厕所都得挨骂:这医生又躲到哪里去了!”“在住院部当班,黑白颠倒,劳神耗命,老婆孩子全顾不上。”“天天面对人的生生死死,我们也受折磨!”“医生难啦,看好了病是应该的;出了点差错那就不得了啦!”“当医生挣钱不多,可风险太大了。”……
  有一次,我的一个亲人做手术,主刀的是一位知名专家。手术做了两个多小时。我与这位专家有点瓜葛,说话随便一些:“这样的手术有补贴吗?”“有啊。”“有多少补贴呢?”“可以买两三听可口可乐吧。”我很吃惊:“大专家一个手术就这一点补贴!”
  我看过一个材料,医学院的毕业生,只有不足30%当医生,其他的都改行了。为什么?当医生要求高、工作累、工资低、风险大。呜呼,国家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培养,社会那么需要医生,怎么会是这样!
  闻了、见了,来回换位想了想,作为患者家属,作为随时可能成为患者的人,我心中对医生有了一个“定位”:一个医生,“尽心尽职”就好。
  社会上宣传、医院领导要求,医生要“把患者当亲人”。这作为口号喊喊,未尝不可;作为一种良好的愿望,其情可嘉。其实,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一天天面对一个又一个痛苦不堪甚至血肉模糊的病人,如果都是你的亲人,这种精神上的折磨谁能受得了?不疯了才怪呢!即使有个别“超人”能挺,时间长了也会变得神经麻木、形同木石,何来亲情可言!医生就是医生,患者就是患者。作为医生,只要时刻不忘一名医生的职责,不忘对方是你的病人,“尽心尽职”就好。
  不是所有的病都可以治好,但需“尽心”。世界是无限的,人的认识永远不会穷尽,对于疾病也是如此。当今,对有些疾病的认识和治疗,医学科学上还没有解决。故要求医生能治好任何疾病是不现实的,绝大多数人也没有这样要求医生。我们企求医生的是“尽心”,让患者得其所,获得可能做出的诊断,得到应有的治疗。
  可以有失误,但不能“失职”。人总会犯错误,认识上的、行为上的、其他方面的。医生当然不可能例外。受医学发展水平的限制,医生本人业务水平的制约,检查手段的局限或误差……误诊是不可能完全避免的。有材料说,我国的误诊率在30%左右,还略低于美国。故我不敢企求医生在诊断和治疗上一点不出差错,只希望他们不要“失职”,不犯那些完全可以避免的错误。我想,这样的要求不为过吧。说句老实话,今天许多患者家属之所以怒不可遏,是因为医生失职,犯下了太不应该犯的错误,有一些悲剧本来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不要让铜臭玷污了医生这个神圣的职业。医生也是人,要生活,要养家糊口。以医为业,以业谋生,理所当然,无可厚非。但是,医生这个职业又非常“崇高、神圣”,它的意义绝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人生悠悠万事,有什么事比生死更大?医生以人的生死为工作“对象”,一念一动关乎人的生死。世间有什么职业能与“医”相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优秀的医生,救人无数,其德堪比圣人、仙佛!而庸医可杀人也!在现实生活中,有的医生为钱而做的种种,实在有损医生这个神圣的称号。
  伟哉医者!医者成功的作为,可以使一个家庭免于破亡,使一个国家培养多年的人才继续为社会效力;医者的失职,会使人才毁于一旦,使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顷刻间家破人亡!时刻莫忘医生的职责,莫忘医生这个职业的崇高、神圣,尽心尽职,这就是我对于医生这个职业的希望。
  
  
  《小康》2017年1月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7-02-04


2017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7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7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7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