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6年10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封面故事
汽车时代的烦恼

★文 /《小康》记者 于靖园 北京报道

  复杂 在汽车时代,每一个身处于汽车社会中的人,都会因为车而产生诸多复杂的情绪,其中有幸福也有烦恼。
  
  专车合法化之后,专车不再是黑车了,而专车也不再是以前的专车了,没车的人要考虑坐车的成本,有车的人则要为摇号等问题而操心,就连想买车的人都纠结,这就是汽车时代,既有“招之即来”的幸福,也有“挥之不去”的烦恼
  
  “幸福就是有一个喜欢的人,有一份喜欢的工作,浇浇花,吃吃肉,上班不堵车。用了易到真的解决了很多出行问题,幸福指数噌噌地上升!”
  2015年3月19日,徐青发了一条微博。这不是广告,也不是宣传,仅仅是作为80后北京上班族的她,最真实的内心感受。
  
  “招之即来”的幸福
  在那之前的一个月,在朋友的推荐下,徐青第一次使用“易到用车”专车软件,为她的家人叫了一辆车从北京二环内开至机场。
  这样的路程,如果坐地铁需要一个半小时;徐青也尝试过打出租车,但怎么也叫不到车。此时,“招之即来”的专车服务简直就是“奢侈品”,司机提前十分钟就在楼下等候了,车内有司机专门提供给乘客的小食、饮料、无线网络,最重要的是,只用了三十分钟,就把徐青的家人送到了目的地。
  “关键是,用户经常可以得到优惠券,100元的、70元的、50元的,用了优惠券,相当于自己不用花钱或者只花费很少的钱就能坐专车去你想去的地方。”徐青说道。
  寒风中等不到的士、出租车司机态度不好、没有地铁站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办……这些问题在徐青的生活中似乎一下子全部解决了。专车服务给她增加的幸福感甚至让她觉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就在徐青开始享受到专车服务的2015年年初,全国出租车行业整体满足率为60%左右,每天订单量3000万单,这意味着每天还有2000万人次想打车却打不到车,供给远低于市场需求。
  在旺盛的市场需求下,“专车”就这样应运而生了。
  滴滴专车、优步、神州专车、一号专车……越来越多的软件被安装在徐青和其同事们的手机里。下班叫哪个专车成为了徐青和同事们茶余饭后的最热话题。
  只是,在这种热度持续了半年后,徐青突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最常用的易到用车开始“悄悄”提价了,原来只花15元就能从单位到家,后来变成了至少需要25元,而且,没有优惠券。
  专车司机表示这也许是专车公司的套路,先给优惠券,让消费者习惯,然后逐渐提高价格,也不给优惠券。但是,生性敏锐的徐青发现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她发现每次开始呼叫专车时,司机应答的速度都很慢,而且可选择的车辆也越来越少了。
  在一次家庭聚餐中,徐青和做过专车司机的表叔聊起了这个话题,她才知道原来“专车服务”的背后其实非常不易。由于没有明确的法规,市场上的专车实际上相当于以往意义上的“黑车”,如果被发现非法载客,是会被处罚的。徐青的表叔,就是在一次接单后,被交通执法大队发现,不仅车被扣住了,还缴纳了一万八千元的罚款。
  也就是从那时起,徐青才意识到,她平时使用的专车,其实相当于“黑车”。根据规定,私家车利用打车软件拉客,就属于非法营运的“黑车”,是在严厉打击范围之内的。而且,由于私家车投保普遍较低,一旦出现安全、财产等纠纷,乘客的权益很难得到保障。即便是投诉到行业主管部门,由于缺少证据,很多问题也无法处理。
  
  从“买车”到“卖车”
  凑巧的是,在那段时间里,专车事故接二连三的发生,而女性乘坐专车遭遇危险等新闻的曝出,也让徐青的心理落下了阴影。她默默地卸载了一些评价不好、感觉不安全的专车软件,在特别晚的时候,她也尽量不叫专车,而是改为等候出租车。
  “出租车再怎么说也是正规的。”徐青说道。毕竟在大部分人眼里,正规几乎等同于安全。
  其实对于徐青来说,最方便的出行还是驾驶私家车。但是一提到这个,她更加感到无奈,“摇了三年的车牌号,现在还是没抽中。”说到这里,徐青直叹气。
  五年前,根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要求,北京开始实施小客车数量调控和配额管理制度,2011年1月1日零时开始,北京市机动车牌照申请网站开通,接受首轮摇号申请。
  为了解决摇不到车牌号带来的问题,2013年,徐青的父母在外地为她买了一辆车,专门开回了北京。但是,新的麻烦又来了。由于北京市对外地车进京有限制,所以,每隔一周,徐青必须去进京的高速公路附近办理有效期为一周的“进京证”,然而,有了进京证也不代表可以任意自由地开着外地车在北京跑了,在周一到周五的早七点至九点、晚五点到八点,外地车辆即使拥有进京证,也不得行驶在北京市的五环内。这对朝九晚五上班作息的徐青来说,简直是一个更大的困扰。
  最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徐青就把自己非常喜爱的甲壳虫卖了。原因只有一个,那上面挂的是外地车牌,而徐青所生活的城市,是北京。
  “无奈,困惑,不甘……”在卖完车的那一瞬间,徐青心里充斥着这样的情绪。“后来我就想,要不然我去购买新能源车。”
  2015年10月25日, 北京新能源车取消摇号,新能源车购买者可以不用参与进行摇号,直接申请资格审核。这是继北京新能源车不限行、享双重补贴、免购置税之后的又一大利好政策。相比传统汽车仅0.51%的中签率,购买新能源车则几乎不受任何限制。
  
  卸载专车软件:另一种无奈
  特斯拉还是比亚迪?正在徐青于两个品牌之间犹豫的时候,她的好朋友则劝她现实一点。这个所谓的现实,并不是购买的价格不现实,而是,拥有一辆新能源汽车真的能让生活不再烦恼吗?
  首先,你怎么为你的新能源车充电?在北京市内,徐青只发现在东直门当代MOMA区域有明显的特斯拉充电车位,而若是在自己居住的二环老房子楼下的车位安置一个汽车充电设备,成本将不是一般的大。
  于是,在左思右想后,徐青最终还是回归了每天上下班挤地铁或者赶公交的生活。
  “地铁不塞车,公交在上下班高峰期也有特殊的公交线路。”徐青说道,“最关键的是便宜,节省了许多生活成本。”
  就在徐青已经开始习惯搭乘公共交通的日子里,关于“专车”的新规定悄然来临。
  2016年7月28日下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将出租车分为巡游出租车和预约出租车两类,首次提出将互联网专车纳入预约出租汽车管理,明确了出租汽车行业定位;同时明确网约车的合法地位,支持网约车平台公司不断创新规范发展;鼓励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
  这就意味着,专车不再是黑车了。
  但获得此消息的徐青却并没有任何兴奋喜悦的感觉。“那天我打开曾经一度认为提升了我幸福感的易到用车,发现里面的价格已经不比从前,贵了许多,优惠券也不再免费发放了。”
  在等待专车合法化的这段时间里,徐青反而默默地把手机里的最后一个专车软件卸载了。
  
  
  《小康》2016年10月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6-10-20


2016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6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6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6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