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6年07月《小康▪财智》下旬刊
  栏目:专栏
说好“网话”有多难

★文 /马宇彤

  “网话”现已成为被广泛使用的群众语言,官员要深悟互联网带给行政的新变化,说好“网话”,只有为用而说、为“赶时代”而说,说后才能入己心、入民心,找到打开群众心扉的新钥匙
  
  小中大学真“证”毕业,
  先坐机关,后做传媒,
  人间冷暖,入眼入心。
  一段时期以来,有一个不好的苗头在滋长,那就是不雅网络语言频现个别官员的讲话之中,这些自我矮化的表达不仅违背公序良俗,也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我国网民呈几何倍数增长,人们的日常生活也融入到网络之中,而网络语言正是互联网交流的产物,对于粗俗的网络语言,官员应带头予以摈弃;而对于一些受老百姓欢迎且具有时代进步特征的网络语言,官员们则应该会用、善用。
  说话是一个正常人的基本技能,却也是不少官员的难题和短板。网民曾归纳出官员们的标准版套话:“开会没有不隆重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这些官话套话之所以被称为“正确的废话”,是因为它们言之无物,言之无神,于事无补,于政无促,熟练使用这种语言的官员也便成了“正确废话”的搬运工。而那些爆出“我的位子很稳,不用你操心”“准备抓两个网民,公开审理一下”之类“雷人官话”的官员,不仅暴露出了自身的信念动摇、品德滑坡,更是让党和政府蒙羞。
  在网络环境下,如何说好“网话”,更能考量一个官员的水准和修养。官员说好“网话”,已是谋事理政的必由之路,是与民问计、解民之需的新途径和新手段,是高效行政的时代利器。
  再大的施政纲领,再强的惠民举措,再多的美好初衷,如果不用群众的语言与群众交流,那就是鸡同鸭讲,既不可能被群众喜闻乐见,也不可能掷地有声。而当下社会,“网话”已成为被广泛使用的群众语言。一方面,互联网的开放性、低门槛和互动化为全民参政提供了充裕的技术保障。网民“手握鼠标,胸怀天下”的参政对施政者进行着监督与促进,成为社会观念和思潮的“显示器”和“晴雨表”。另一方面,网络的隐蔽性在使网民畅所欲言的同时,也充斥着非理性之语,甚至由“民意池”升格为“泄愤池”,既有实话实说,也有纵情八卦乃至丛生谣言。
  因此,官员真正说好“网话”绝非敲上几个时髦的网络新词那般简单,而是要深悟互联网带给行政的新变化,找到打开群众心扉的新钥匙。说好“网话”不是为说而说,而是为用而说;不是为了赶时髦,而是为了“赶时代”;不是一说了之,而是要说后入己心、入民心。这就要求官员既要有政治定力和为政活力,更要有深入群众的亲和力,面对复杂网络语境时,既不躲闪敷衍,也不人云亦云,而是要用真知灼见的高度,立行立改的魄力正面纾解公众情绪,校正失误决策。如果本末倒置,由此演变为新的网络党八股,那就彻底背离了亲网用网的初衷,正像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中指摘的官话套话是“不负责任,到处害人;流毒全党,妨害革命;传播出去,祸国殃民”。
  为民立言,唯真为美。官员说好“网话”,说难其实也不难,关键要有草根心,关键要怀百姓情。有些官员做得了重要讲话,却说不好“网话”的原因,是他们的脉动没有与百姓同频共振,他们的内心没有与百姓休戚与共,甚至从内心抵触网民对政府的发展规划“打好铁”,对民生热点“织围脖”,对决策失误“拍大砖”。
  恰如全国政协委员朱振中所言:“不会‘说话’,说到底是一些官员心里没有装着老百姓,一心想着自己的仕途,是各级‘投所好’错误思想的产物,是升官靠表面政绩的错误政绩观的产物。”由此可见,官员说好“网话”的前提是端正“三观”,这已不仅是官员的个人责任,更是社会赋予他们的时代使命。
  
  
  《小康》2016年07月下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6-07-30


2016年01月(《小康▪财智》下旬刊)


2016年02月(《小康▪财智》下旬刊)


2016年03月(《小康▪财智》下旬刊)


2016年04月(《小康▪财智》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