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6年06月《小康》中旬刊
  栏目:文化
严管时代网络直播促转型

★文 /陈振华

  曾经风光无限的直播平台开始受到严管,一位行业人士分析,自律公约更多属于自查,真正的监管政策还将细化。
  
  2016年4月,20余家主要从事网络直播业务的企业负责人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如今,直播平台正试图通过多品类的推广,洗白身上的标签,让“美女经济”成为直播生态中的一种,而不是全部。
  
  2016年4月中旬,20余家主要从事网络直播业务的企业负责人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从4月18日起开始大范围整改,并加强自查力度。
  自律公约发布后一天,文化部公布斗鱼、虎牙直播、YY、熊猫TV、战旗TV、龙珠直播、六间房、9158等网络直播平台因涉嫌提供含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等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被列入查处名单,并已部署相关执法机构查处涉案企业,将及时公布处罚结果。
  曾经风光无限的直播平台开始受到严管,一位行业人士向笔者分析,自律公约更多属于自查,真正的监管政策还将细化。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初到现在,便有易直播、趣播、花椒、KK开播、映客、蓝鲸直播等数十家主打手机移动直播的产品陆续上线,甚至社交软件陌陌、新浪微博也开通了直播功能。网络直播从早期的秀场、游戏等垂直类产品开始向泛生活泛娱乐演进,如今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达到两亿。
  
  秀场经济
  在PC秀场时代,主播、公会、平台、用户就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商业逻辑,主播通过各种形式的表演使用户以现金购买礼物赠予,然后与平台、公会进行分成。在YY上排名第一的娱加公会总经理王春雷告诉笔者,平台、主播、公会之间的分成比例为5:4:1。
  这套商业模式被复制到了移动端,所有移动端直播平台都采用类似的礼物模式,与主播进行分成。
  一个不为人知的现象是,移动端直播平台虽然号称人人直播,但依然需要公会给他们提供主播。一位公会负责人透露,花椒、映客平台都有大量公会主播存在。陌陌直播也引入了公会主播,原因是有号召力的公会主播可以让更多陌陌用户使用直播功能。
  在手机里人气高的主播往往都有公会作为推手,这是普通主播拿不到的资源。“直播艺人首先需要坚持。”王春雷说,一个艺人每年需要进行300天直播,每天持续2~3小时,这些如果没有公会做排期、管理与内容规划,普通人难以做到。
  一个主播想要登上直播平台的首页推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累计用户数、用户在线时长、日访问能力、营收能力,平台会综合这四点作为推荐要素,在这样的体系下,普通用户想要上首页的几率微乎其微。
  “这就是公会存在的意义。”王春雷解释,平台必须一视同仁,他们给艺人提供的是最基础的技术支持,公会则可以提供艺人服务,让艺人占据更好的位置,拥有更多的粉丝。
  
  监管加强
  直播既有强互动性,也有不可控性。从“17”下架开始,不断有直播平台传出各种涉及色情、暴力的大尺度事件,虽然被文化部点名查处,YY娱乐总经理周剑依然认为对于直播行业来说,监管加强是利好消息。
  “作为这一行业里发展多年的企业,现在我们不会担心恶性竞争了。”YY娱乐总经理说。事实上,在被点名之前,YY已经建立了300人的监控团队对直播进行实时监控,同时每五秒可以进行全网扫描,设置画面水印,甚至添加了声音识别能力,以防止主播口播低俗内容。
  据YY了解,一些平台被点名的原因在于少数主播为博眼球,吸引观众送虚拟礼物存在低俗内容。虎牙则是因为涉及国外暴力游戏画面。
  《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里包括,网络直播房间必须标识水印,内容存储时间不少于15天以备查,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对于播出涉政、涉枪、涉毒、涉暴、涉黄内容的主播,情节严重的将列入黑名单,审核人员对平台上的直播内容进行24小时实时监管。
  监管加强使得网络直播平台洗牌在所难免,一批没有资本支持的小平台将不得不退出整个行业。正如周剑所言,同样的监管尺度让平台可以在公平的规则下发展,平台也可以逐渐明确边界。
  方正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杨仁文分析,下一步文化部将出台加强网络表演管理的具体政策,在经营主体管理、事中事后监管方面对网络表演关键环节进行规范,同时将建立违规网络直播平台和违规“主播”警示名单和黑名单制度,通过信用惩戒机制约束网络直播平台和“主播”的行为,加强行业自律。
  长远来看,规避不良内容对于平台良性竞争是有利的。
  
  去标签化
  周剑举例,在YY,收入最高的主播为男性主播,这从侧面反映用户并非只是“看美女”。
  王春雷认为,直播形式已被大众接受,当猎奇心理一过,用户最终回归到对内容质量的追求上。一个新的趋势是,大公会开始向内容制作公司延展,生产新的符合移动端的直播内容,包括旅游、健身、汽车点评类节目等。
  YY已经拆分出了虎牙直播与ME直播,周剑解释,这是为了区别纯粹表演的体系,引入更加“生活化”的直播与游戏直播,以吸引更多用户。某种意义上,依靠美女而兴盛的直播如何去“美女化”成为平台发展的关键。
  在周剑的构想里,个人化主播作为UGC内容是直播体系里的基础部分,而顶层内容则来自于直播的PGC内容,未来两者将会是五五开。
  越来越多的基于直播的PGC内容开始出现,他们大多来自于视频网站,腾讯视频的《我们十五个》、芒果TV的《百万秒问答》是最典型的代表,《超级女声》同样引入了花椒直播作为合作平台。
  除此之外,直播在商业模式上依然存在拓展空间。陌陌科技副总裁贾维设想,当一个健身教练以直播形式教授健身课程,除了打赏模式之外,完全可以实现付费订阅形式,用户线上收看教程。
  同样的逻辑也可以复制到教师或者证券分析师身上,到那时,传统电视没有做到的订阅付费将在直播平台上实现。
  也许,一个新的时代真的来了。
  
  
  《小康》2016年06月中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6-06-30


2016年01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2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3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4月(《小康》中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