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6年06月《小康》中旬刊
  栏目:社会
广东“制毒第一村”现状:三年村里少了近三千人

★文 /马世鹏

现在三甲(甲子镇、甲西镇、甲东镇)地区道路两边每隔几十米就挂有禁毒标语。
  
  针对陆丰的禁毒工作,陆丰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黄贤嘉表示,目前追逃是“摘帽”最主要的工作,另一方面政府也在鼓励当地人转产转业,以根除深层次的经济原因,但这是一个长期工作。
  
  村委会的办公室里,两块52寸的液晶屏闪烁着画面,记录整个村庄公共空间的风吹草动。连接屏幕的,是安装在村庄各处的43个高清摄像头,它甚至可以识别进出车辆的车牌号。
  这是广东省陆丰市甲西镇博社村,一个被监视下的村庄。
  2013年12月29日,广东警方动用三千警力,对该村进行一场大清剿。由此,广东“制毒第一村”的名头随之广为传播,博社村的繁华急转而下,禁毒成为这个村庄一个沉重的话题。
  陆丰市,自上世纪末以来,已两度被国家禁毒委列为毒品犯罪重点整治区。其中,第二次“戴帽”已经5年之久,如何摘掉“毒帽”亦成为当地政府不敢松懈的重中之重。
  5月17日,陆丰警方再次发布悬赏通缉令,通缉328名制贩毒在逃疑犯,其中一半以上来自甲西镇,仅博社村就有65人。
  “目前追逃是‘摘帽’最主要的工作,另一方面政府也在鼓励当地人转产转业,以根除深层次的经济原因,但这是一个长期工作。”陆丰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黄贤嘉说。
  
  禁毒前沿:高清摄像头监控下的村庄
  从陆丰市出发,一个小时的车程到甲西镇,走过两侧满是荔枝林的水泥路,6公里之外就是博社村。越靠近村子,路边电线杆上贴的禁毒标语越密集,村口,矗立一块写着“深入持久开展禁毒斗争”的大型宣传牌。
  自2013年底广东警方的那次大规模扫毒之后,该村便一直处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
  如今的博社村显得十分平静,街上不少孩童自由玩耍,老人坐在家门口闲聊,不时有年轻人骑电瓶车穿街而过。不过,多名店主抱怨说,近两年,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村里的人越来越少,生意也在走下坡路,“那么多人被抓,怕被抓到的人也跑了。”
  工作组一名民警介绍,博社村还被划分成14个片区,实行网格化管理,每个片区由工作组成员专门负责。“今年,进出博社村的主要路口装了43个高清探头,进行实时监控,摄像头还可以识别进出车辆的车牌号。”
  配合警方清理排查之外,博社村村支书蔡龙秋签订了一份《干部禁毒承诺书》,承诺主动排查毒品犯罪,否则自愿接受处分。每个村民也被要求签字承诺管好自家无人居住的房屋、果林地、临时工棚等容易被制贩毒分子利用的场所,一旦发现有制贩毒活动,制毒场所所在土地交由村集体管理。
  蔡龙秋说,65名在逃疑犯成为博社村的“心头之患”。“他们有技术,有渠道,在暴利的引诱下,一旦放松就可能回来作案,严密监控就是不给他们作案的空间。”博社村工作组副组长、汕尾市公安局治安巡逻支队政委林天说。
  
  艰难重建:三年中村里少了近三千人
  如今,博社村大部分村民都不愿再提起村中制毒泛滥的过往。一位老年村民对“制毒村”的说法极为不屑:“不要再这样说了,这不等于说全村都在制毒,村里更多的是老老实实的穷人。”
  村民们更加关心的是,扫毒之后政府如何带他们走向致富之路。“就是因为穷才去做毒品,不能只打击,还应该多建几个工厂。”一位女性村民说。
  博社村的毒品犯罪往往被归因于当地的贫穷,村民在暴利的驱使下产生了一夜暴富的思想。村民阿玲(化名)甚至对毒品有着矛盾的想法:“明明知道毒品害人,但是它确实曾经‘带动’了村里的经济。”
  受制毒影响,博社村电线私拉乱接严重,村民经常无法正常用电,柴油发电机成了每家每户的必备品。因为长期无人管理,村里排污渠道堵塞,污水横流,垃圾堆积成山。
  蔡龙秋希望尽快做出成绩,以获得村民的认可,上任之后,立即着手为村中修路,并重新接通电力。阻力同样不小,蔡龙秋说,在拆掉村里私接的电线时,就有村民闹事,几百人围着村委会。“甚至有人恐吓过我,可能是有人不服,觉得我不能带他们做冰毒去致富”。
  如今博社村的村容村貌已有很大改善,民居门口新装的门牌号显示着村庄有了初步秩序。但蔡龙秋坦言,如何增加村民的经济来源,仍是需要继续解决的难题。
  劳动力外流也很明显,“‘雷霆扫毒’之后,博社村子里已有近三千人外出打工。”蔡龙秋说。
  甲西镇镇长梁锡江也为此犯难,他说,因为基础设施差,整个甲西没有一间像样的工厂,农业耕作也都是很原始的方式。
  贫穷落后加上犯罪带来的环境恶化已很难在短期内转变。蔡龙秋还记得,“雷霆扫赌”之后,广东省的领导曾带着好几拨商人来当地考察,但最终没了下文。
  
  毒帽难摘:一些官员充当“保护伞”是重要原因
  陆丰市是广东省汕尾市管辖的一个县级市。1999年,该市曾被国家禁毒委员会定为挂牌整治重点地区,2004年几经努力摘掉了这顶“毒帽”;但2011年8月,再次被国家禁毒委定为挂牌整治重点地区。
  陆丰政法系统一名官员曾分析,2004年第一次“摘毒帽”后,陆丰毒品犯罪最为严重的“三甲地区”(甲子镇、甲西镇、甲东镇)没有形成规模产业,就业空间少,加上暴利诱惑,一些村民再次加入制贩毒大军。
  除了受暴利驱使,博社村宗族势力强悍、基层组织薄弱也为制贩毒提供了环境。博社村仅有一个蔡姓,都是同一个祖宗,村子长期靠宗族势力管理。而博社村“两委”长期没有办公地点,原村支书蔡东家甚至充当制贩毒品的“幕后老板”。
  黄贤嘉坦言,当地之所以毒品屡禁不止,除了当地村民有“一夜暴富”思想,一些党政干部充当“保护伞”也是重要原因。
  2013年底对博社村“雷霆扫毒”之后,警方对外透露,当地党政部门干部涉嫌充当毒贩保护伞的有14人,除蔡东家等村干部,还包括甲西镇派出所的两任所长庄永川和姜振全,其中,庄永川在甲西镇派出所任所长12年。
  在博社村工作组副组长、汕尾市公安局治安巡逻支队政委林天看来,陆丰制贩毒犯罪屡禁不止也和当地政府工作不力有很大的关系,“因为经济基础差,陆丰缺乏财政收入,政府无力对群众进行扶持,对群众自己找门路谋生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地曾流传‘陆丰无政府’的说法。”
  林天说,三年前,陆丰公务员的工资也低得可怜,“有人也想捞点好处”,当地毒品犯罪的重刑率一度很低,让一些犯罪分子产生了赚钱后可以花钱买命的想法。
  2015年6月,陆丰市委书记郑佳曾做出承诺,陆丰将继续铁腕治毒禁绝毒品,不达目的绝不收兵,确保2016年年底达到“摘帽”工作标准。
  
  
  《小康》2016年06月中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6-06-30


2016年01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2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3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4月(《小康》中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