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6年06月《小康》中旬刊
  栏目:经济
“别让华为跑了”的背后

★文 /《小康》记者 陈远鹏 综合报道

  
  “别让华为跑了”为何刷遍朋友圈?深圳媒体在5月23日发出这样的疑问,同时,这也是深圳最近心情的写照。虽然华为官方已经回应没有计划将总部搬往东莞,但深圳的企业发展环境却让华为很为难。
  
  深圳龙岗区今年的一份官方报告显示出了对华为的重视,报告中表示“服务华为,马上就办。”而且,报告提到“1-2月,华为产值占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47%以上,并且产值增速将近40%,比全区水平高出将近25个百分点,若剔除华为,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则下降14.3%。”
  一直以来,华为为深圳创造着巨大的产值和税收,但也存在隐忧。2012年,基于业务需要,华为在松山湖注册了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虽然华为核心部门仍在深圳,但华为部分业务存在迁走的可能。
  深圳近年来第三产业的所占比重以及质量都有所提高,在追求产业结构升级、经济转型的同时,深圳不能失去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工业,因此,服务华为以及发展除华为外的整个工业经济至关重要。
  
  企业成本逐步攀高
  近几年深圳的人力成本和租金成本都在明显上涨,2015年更是“一路狂奔”,让不少制造企业感受到了租金费用高涨的压力。很多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将工厂搬回了内地人力资源丰富、成本较低的城市,只将研发和销售部门留在了深圳。
  根据深圳规划国土委的数据,深圳2016年3月的新房成交均价高达49989元/平方米,环比上升3.9%。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3月,深圳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上涨3.7%,同比上涨62.5%,同比涨幅连续第16个月居于全国首位。到了今年4月,深圳房价出现第一次下跌,环比下跌0.4%。即使这样,深圳的房价依旧很高。深圳部分片区和楼盘的价格在过去一年的涨幅超过100%。
  面对楼市价格一路飞升,华为创始人、总裁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深圳房地产过度发展对工业有挤出效应。“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发展空间。”任正非说,“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企业的竞争力。而且现在有了高铁、网络、高速公路,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但不会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
  他表示,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间发展。“工业现代化最主要的,要有土地来换取工业的成长。现在土地越来越少、越来越贵,产业成长的可能空间就会越来越小。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任正非说。
  
  深圳VS东莞?
  1988年,在杂草丛生的深圳湾畔,两间简易房里,43岁的退役部队团职干部任正非,和其他5个人一起凑了2万多元钱创办了华为,早期主要业务是代销香港的一种通讯交换机。如今,已经成长为通信领域世界级的领导者,华为每年的营收达到3950亿元人民币,并且在深圳的纳税大户中数一数二。
  伴随着业务的增长,“华为渐进式外迁”的话题近年来不绝于耳。
  其实,早在2012年,华为就在东莞松山湖注册了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这几年又加大了对松山湖的投资,种种的动作让“外迁”的可能性增大了许多。2015年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成为东莞营收和纳税第一大户。
  根据东莞市政府官方提供的消息,松山湖华为终端总部项目主要从事通讯设备行业,总占地面积约1900亩,总投资100亿,其中一期项目计划投资35亿,占地面积约60万平方米。2014年,松山湖华为终端总部项目完成投资4亿元,占年度投资计划的133.3%,2015年计划投资5亿元。
  虽然华为在东莞的业务不断发展壮大,但华为官方否认了总部搬迁的传闻。“华为在各地都有自己的分支机构和研究所,这是业务发展的需要。”华为官方表示,所谓的搬迁消息不实。在此前,任正非也几次表态称华为不搬。
  
华为东莞松山湖地块示意图
  
  深圳还需完善企业发展环境
  5月29日,在广州举行的“从都国际论坛”上,深圳市长许勤公开澄清,华为、中兴都不会离开深圳。
  许勤表示,他注意到近期互联网上一些有关华为要离开深圳的传言,这些传言不属实,华为刚向深圳市政府提交发展规划,完全没有撤出深圳的计划。许勤还说,尽管近期有超过1.5万家企业迁出深圳,但深圳市政府正在大力发展“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圳用于研发的经费已占到GDP的4%,未来还会持续增加。
  正如任正非所言,深圳市政府做得比较好的一点,是政府基本不干预企业的具体运作。法治化、市场化,其实政府只要管住这两条堤坝,企业在堤坝内有序运营,就不要管。政府最主要还是建立规则,在法治化和市场化方面给企业提供最有力的保障。
  当地媒体之所以担心华为“跑了”,离开深圳,其本质是在担心深圳的企业发展环境变差,导致城市竞争力下降。确实,华为所在龙岗区乃至深圳需要直面的重大命题是自去年以来,深圳房价大幅度攀升,有可能形成对实体经济的“抽血效应”,让包括华为在内的高新技术产业也难以承受。
  深圳要留住的不只是一个华为,深圳必须进一步降低各种中间成本,建立不断精简的审批“负面清单”,在房地产与其他产业的协调共融上寻求更好的平衡态势,在公共服务设施上不断细化完善,包括交通、医疗、环境、卫生等等方面持续加大投入,让每个深圳市民都能感受到这里变得更为宜居。华为的十几万员工,背后是十几万甚至更多的家庭,其衣食住行以及其他公共需求,理应通过具体而微的对应服务来解决。人的问题解决了,企业是走是留的难题也就迎刃而解。
  
  
  《小康》2016年06月中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6-06-30


2016年01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2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3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4月(《小康》中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