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6年06月《小康》中旬刊
  栏目:专题策划
电信诈骗犯罪重点地区之广东电白:家里三个儿子抓了两个

★文 /《小康》记者 韩静 陈标华

茂名市电白区社会治安重点整治誓师大会现场武警官兵严正以待。
  
  不遗余力的打击电信网络诈骗对于广东电白来说,既是铲除犯罪土壤的必行之举,也是重建电白信誉形象的最好契机。重拳打击下,也让那些深陷迷途的人懂得诈骗绝不是长久之计,勤劳踏实才是立命之本。
  
  从广州出发一路向粤西行驶,历经五个小时车程,《小康》记者到达了多年来处于电信诈骗漩涡中心的茂名市电白区。在过去短短十年时间,扭曲的致富观使得这里的行骗产业链向全国蔓延,电信诈骗的负面影晌成了电白人不愿被提及的家丑。正因如此,全面打击电信诈骗违法犯罪行为,重塑电白信誉形象,成了电白人的期盼。
  
  冒充“领导”诈骗
  电白位于广东省西南沿海,地势背山面海,辽阔的海域使得这里一到节假日便成了游人们度假休闲的好去处。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拥有无敌海景的海边小城,却被公安部多次列为电信诈骗重点打击对象。
  “小×啊,明天来我办公室一趟。”从2014年起,全国各地警方陆续接到群众举报,有人通过电话冒充各级领导,诈骗大量财物。在受理的电信诈骗案中,警方发现,实施诈骗的团伙和犯罪嫌疑人多数是广东茂名市电白籍。
  其中,麻岗和树仔两镇更是“名声在外”。接受《小康》记者采访的茂名市电白区政府工作人员小王说,在大量电信诈骗的骗术中,固定的诈骗套路成了嫌疑人屡屡得逞的法宝。
  通常情况下电信诈骗只需要一部手机、几张银行卡便可以在家中行骗。电话一接通,电信诈骗的嫌疑人就会先入为主的告诉对方“最近手机换号码”,让对方“猜你是谁”,一旦受害人随便说出一领导名字,嫌疑人就顺势承认,然后让对方现在或者明天来办公室找自己。“隔不久,嫌疑人就会再打第二个电话,借口自己出事,冒充受害人的亲朋好友向对方借钱。虽然听着骗术不高,但依旧有不少人中招。一般一次性骗到巨款的很少,往往是几百元、几千元,少有上万元,在所有电信诈骗中电白的电话诈骗算是比较低级的诈骗。”
  小王说,不出村门就可以实施诈骗犯罪,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已经扭曲了该地区的致富观。“容易模仿相互简单传授就算入行了,诈骗在这里很容易像瘟疫病毒一样扩散。”
  
  政府多管齐下欲摘帽
  麻岗镇和树仔镇缘何走上诈骗道路,最终演变成一个臭名昭著的“诈骗输出地”?《小康》记者走访调查中了解到,电白最早被公安部和广东省公安厅列为“全国打击电话诈骗重点地区”和“广东省社会治安重点整治地区”是在2009年,至此之后,打击电信诈骗每年都被列入电白区的政府工作报告。
  虽然每年茂名市和电白区不遗余力的对电信诈骗进行集中打击和综合治理,但“猜猜我是谁”“我是你领导”类电信诈骗犯罪依旧难以遏制,卷入电话诈骗漩涡中心的电白,在2015年10月又被公安部列为全国第一批地域性职业电信诈骗犯罪7个重点整治地区之一。
  在电白区一名党政干部看来,一直以来电白地区的麻岗和树仔都是依靠打渔、打临工为生,由于“人均田地少,以前交通不便,两个村镇相对比较穷,这种诈骗传入农村很快在当地形成一种气候,家族式犯罪的特点显得尤为突出。
  周明(化名)在树仔镇经营一家饭店,在他的印象里,树仔、麻岗两镇的确没有固定的产业能保证村民们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周明告诉记者,树仔镇初中没读完就早早辍学的情况十分普遍,街上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大多都吊儿郎当没有固定工作。“他们觉得读书没什么用,靠诈骗就可以赚到钱,因此很多小孩思想偏了,一个个都不去读书。”周明表示,按照当地“做生佬(当地称呼“诈骗”的暗语),赚大钱”的思维,电白地区最猖獗的时候,大部分的年轻人都从事电信诈骗。
  “我前年来到树仔镇的时候,也有朋友问过我要不要做这种事(电信诈骗),我当然不做,这种钱哪里敢去赚?即使赚了点小钱,把自己弄得身败名裂,那多难听啊!”周明说,在他接触的做“生佬”生意的人中,极少有人觉得干电信诈骗是件很可耻的事。“就像是一趟浑水,你身处其中,多一个少一个对大局没有一点的影响。而如果本来这里是一塘浑水,突然冒出我一道清水,当地的人就会觉得我很不正常。”交谈中,周明说起自己身边家族式诈骗的典型例子,“我自己这家店房东的大哥,家里有三个儿子其中两个都是因为诈骗被抓去坐牢,情节严重的一个被判了8年,据说明年就出来了。我前年来的时候,老二也被抓进去了,现在在拘留所里。”
  “就是因为这个地方的诈骗行为太猖獗了,广东省公安厅才派工作组下来抓人。”周明说,严打电信诈骗的高压态势在2015年收紧,现在麻岗、树仔一带的电信诈骗嫌疑犯大多数早已逃离,“生佬”一跑,县城酒吧生意立即下降一半。从去年开始,周明自己的饭店也受到很大的影响。
  
在电白的麻岗和树仔两镇,随处可见悬赏通缉电信诈骗人员的通告。
  
  反诈骗宣传深入人心
  事实上,为了进一步遏制电信网络诈骗发案的势头,广东省、市、区三级党委政府在人、财、物等方面确实加强了对电白打击电信诈骗整治工作的保障,其中电白公安分局调配警力成立的粤西地区第一支区县级专业反电信网络诈骗力量,配备了30名专职人员。截至目前,该大队已多次独立侦办或参与由20多个省、市、区部署的专案收网行动。
  5月10日,《小康》记者来到麻岗、树仔两镇。越靠近村子,路边电线杆上张贴的反诈骗标语就越密集。在每条村的村委会门口,一边贴着法院对电信诈骗刑事人的判决布告,另一边则是警方对电信诈骗嫌疑人的通缉令。细心观察,这些电信诈骗嫌疑犯中,大多数年龄在24岁以下,初中以下学历。
  如今,麻岗、树仔两镇已经恢复到昔日的宁静。从小生活在麻岗村的村民邵先生表示,随着政府的打击力度加大,村里此前靠诈骗为生的年轻人经过打击后,基本都没有了。“我身边的亲戚朋友也有曾经做过诈骗的,现在都走回正途,有的出去打工,或做市场批发生意,甚至当老板都有。”邵先生表示村民们十分支持反电信诈骗的行动,他认为,村里面能恢复原有的安宁,离不开政府对打击电信诈骗工作的重视。
  “打击整治电信诈骗犯罪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多部门合力预防整治。电白区委、区政府为了铲除电信诈骗根源,通过进村入户,已排查出电信诈骗及银行卡犯罪重点人员1600多人,其中对124名电信诈骗逃犯施行悬赏通缉,并设立举报电话和手机热线。”一位政府工作人员介绍,在电白反电信诈骗严打的同时,政府还建立了“反信息诈骗反伪卡犯罪咨询专线”,为群众提供反诈骗咨询、快速拦截等服务,由此搭建起警企快速沟通、快速反应的配套机制。
  电白移动分公司则严格按照落实新用户100%实名登记要求,对合作渠道执行更严格的实名经营管理要求。为了确认实名制办卡是否在电白严格执行,《小康》记者在麻岗、树仔两镇以购买无需身份证办理的手机卡业务为由,走访5、6家手机业务营业厅,均被告知开通新卡必须出示身份证否则无法办理。
  联通公司方面则运用大数据分析手段,从2014年至今协助当地公安机关累计提供超过30000个疑似诈骗号码。金融机构方面的反诈行动也十分给力,至今年3月底,电白区银行机构累计协助公安机关查询涉电信网络诈骗案账户1322个,冻结了有关账户52个,相应资金288万元被冻结,期间协助公安机关取证(视频)11134人次,甄别缴获银行卡共计3020张。
  
  电白区在325国道麻岗、树仔镇路段建成10公里反诈骗宣传长廊,两镇35条村,每条村都建成反诈骗宣传路。
  
  综合施策,铲除犯罪土壤
  《小康》记者来到麻岗镇麻岗村时,恰巧遇到了第四批工作组的驻村工作人员驻点开展工作。邵先生是国土局的工作人员,自开展驻点任务之后,他的主要工作便是每天上门到逃犯家中进行劝投。邵先生说,到逃犯家中劝投的工作做起来并不容易,每位驻村工作人员需要每周进村入户劝投至少3天。
  在麻岗村村委会一楼大厅,《小康》记者见到,上门入户的工作日志已经写了满满十多本,每一页的工作日志都详细记载了当时驻点工作人员的走访情况,甚至对村里哪些未成年人辍学在家、哪些外出打工人员的去向等细节都做了标注。“除此之外我们还要摸查本辖区内闲散人员的生存状况、家庭状况、受教育程度、行为习惯、心理特征等,特别是摸查那些没有正式职业而生活又很奢侈的重点人员,是否存在涉诈等违法犯罪活动,如果有就进行重点观察。”邵先生说,现在茂名市电白区反诈骗台账管理系统,已经完全实现电子化管理的路径,工作效率得到极大的提高。
  同时,民间力量也在引领当地年轻人走回正途。麻岗村支书黄世英说,为了打击电信诈骗村里还成立了民间反诈同盟会,其目的是希望通过经济帮扶带领当地的群众富裕起来。据悉,同盟会的会长名叫杜国威,他是个在农业领域颇有建树的老板,主要做复合肥、有机肥生意,同时有着自己的公司和厂房。成立反诈同盟会以来,杜国威主动为村里失业无业青年提供工作机会,解决了不少剩余劳动力。黄世英表示,村里的年轻人在杜国威的公司有了正当工作,收入有了保障。
  “所以我们的想法是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对那些游手好闲的年轻人都安排就业。有能力的可以去做供销,没有能力的,可以回来种马铃薯。”黄世英认为,村里和杜国威的合作非常成功,不仅增加了农民的收入,还带动了就业,最重要的是有效杜绝了当地诈骗的发生。
  电白区政府工作人员告诉《小康》记者,现在每个月麻岗、树仔两镇定期都会举办招聘会,实施反哺就业工程,两个镇的35个村也开通了村村通就业网。对于那些有电信诈骗前科,服刑出来的人员,村里怎么安排?“愿意去打工就让他去打工,我们会追踪;想做农民的话,我们也配合;想自己创业的话,我们也支持。”黄世英举了个例子。有一次村委会请服刑出来开牛腩粉店的年轻人分享经验,问他们最近睡眠质量怎样,他们说睡得着,以前老是担惊受怕睡不好,虽然做餐饮辛苦一点,但是是通过自己的脑力、体力赚到的钱,心里踏实很多。
  “作为村支书,我觉得村里面经济发展了,农民真正富起来了,反诈骗工作就成功了。而干部的工作,我认为一定要有紧迫感、责任感,没有这两样东西,任何事情都做不好。一个地方的工作做得好不好,其实跟干部的工作密不可分。”
  
  
  《小康》2016年06月中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6-06-30


2016年01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2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3月(《小康》中旬刊)


2016年04月(《小康》中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