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6年06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社会
跨境医疗“顺势而生”

★文 /《小康》记者 尤蕾

  
  享受更高端的服务开始被国人提上日程,完成从“海淘商品”到“海淘服务”仅仅是时间问题,作为刚需的医疗服务,已经率先打开了局面。顺势而生,是跨境医疗的宿命,但凭借市场的风潮站在风口上的整个行业未来将如何?野蛮生长,抑或不断洗牌?
  
  如果说,几年前“海淘”还算得上“高大上”,如今,它已经内化为一种生活方式了。从面膜到护肤品,从奶粉到纸尿裤,从剃须刀到电饭煲,从零食到保健品,从衣服到鞋包,从手机到笔记本……无论是网站直邮还是中途转运,“海淘”的商品似乎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买不到的。
  然而,商品似乎不能够完全满足人们对于高品质生活的追求。下一步,享受更高端的服务开始被国人提上日程,完成从“海淘商品”到“海淘服务”仅仅是时间问题,作为刚需的医疗服务,已经率先打开了局面。赴美生子、韩国医美、日本体检等,是国人走出跨境医疗的最初几步,未来出国就诊的人群将越来越被细分,医疗服务的领域不断被拓宽延展。带来这些变化的,必然是国内业已存在的需求市场,顺势而生,是跨境医疗的宿命,但凭借市场的风潮站在风口上的整个行业未来将如何?野蛮生长,抑或不断洗牌?
  
  好风凭借力
  今年1月初,王健林宣布万达集团投资150亿与英国国际医院集团签订合作协议,进军高端医疗领域。马云不仅早有预言,中国下一个能超越他的人,一定会出现在健康医疗产业,而且马云已有所动作,一边在医疗支付上布局,一边打起了新医疗体系的主意。作为“BAT”之中的另外两家,百度与腾讯也大手笔砸向医疗领域。
  事实上,此前跨境医疗就得到了投资圈的高度关注及跟进。盛诺一家在2014年得到了红杉资本A轮5000万人民币融资,2015年4月,卓正医疗宣布公司已完成了B轮融资,由一家香港投资机构领投,A轮投资者经纬中国跟投,融资金额为1750万美元。2015年6月,拿到天使轮融资之后,唐仁健康推出了号称全球最大的中文跨境医疗资讯平台。2015年7月,主打“互联网+跨境医疗服务定制平台”的“春雨国际”完成A轮1500万人民币融资,通过一年时间的突飞猛进,目前估值近2亿,正在寻求B轮融资。
  种种迹象表明,跨境医疗产业已然站在风口之上,医疗旅游以及中国出境就医的数据也为这一论断提供了坚实的数据支撑。
  根据斯坦福研究机构调研数据,预计2017年全球医疗旅游的收入规模将达到6785亿美元,2017年全球医疗旅游的收入将占世界旅游总收入的16%,医疗旅游增速是旅游业增速的两倍。在全球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大环境下,医疗旅游的“成绩单”无疑是亮丽的,逐资本而动的投资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忽略这座未来的富矿。不仅如此,作为国内跨境医疗行业的从业者们,更是在“互联网+”时代下蜂拥而至。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中国约有3000人选择赴美治疗疾病,预计今年将突破5000人。还有数据分析显示,2015年9月以来,中国患者赴海外就医数量比年初增加了3倍。有市场乐观预测,未来十年中国的海外医疗市场潜力有可能超过数百亿美元。
  可以说,跨境医疗的崛起恰逢其时。旅游与医疗嫁接出了新的引爆资本的产业模式。2014年,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旅游业需要规范服务流程和服务标准,发展特色医疗、疗养康复、美容保健等医疗旅游。这就意味着政府将对跨境医疗为代表的医疗旅游作为重点发展项目予以支持。
  全球优质医疗资源的整合与共享,为跨境医疗提供了可能。另外,政府的背书为跨境医疗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后盾,在2015年下半年,国务院颁布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出:大力支持发展以互联网为载体、线上线下互动的新兴消费,加快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等新兴服务,鼓励整合优化线上线下资源服务,提高经营效率。互联网与医疗的对接,同样为跨境医疗的推进开辟出了一条道路。
  随着国人财富的积累与眼界的开阔,老龄化社会进一步深化,赴海外寻求更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也成为近年来一大趋势。此外,海外寻药也是催生跨境医疗发展的一大动因,根据数据统计,内地新药上市速度比美国、欧洲等地普遍慢3—5年,而且比同为亚洲国家的新加坡、日本等上市速度也要慢,而其中往往以抗癌药物和针对疑难病症的特效药为主。于是重症患者和特殊病患大部分都有出国就诊的意愿。
  
  海淘服务 更为严格的医学教育,高超的医疗水平,领先的医疗技术,创新的治疗手段,规范的操作流程,以人为本的服务,以及重视医生间的配合和演进的多学科协作成为国人选择海外医疗的主要因素。
  
  随风潜入夜
  跨境医疗机构在近一两年内呈现出“井喷”的趋势,他们正在以各自的生存之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目前,跨境医疗机构大致可分作三类,即传统跨境医疗服务机构、国外医院驻中国办事机构、互联网跨境医疗服务平台。
  去年上线的“互联网+跨境医疗服务平台”春雨国际无疑属于第三类。春雨国际成立于2015年7月,是一家专注于整合、连接全球范围内优质医疗资源的互联网公司。公司现已搭建遍布美、日、韩、泰等多国的专业服务团队,为用户提供全面专业、安全可靠的国际转诊、远程问诊、海外体检、辅助生育等一站式境外就医服务。
  目前,春雨国际平台上已入驻美国希望之城国家医学中心、洛杉矶西达-赛奈医疗中心、SCRC南加州生育中心、泰国帕亚泰第3国际医院等近50家境外权威医疗机构,率先成为国内运转高效、资源丰富的国际医疗资讯平台、境外医疗机构预约平台及轻医疗旅游定制平台。并与移动医患交流平台——春雨医生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强强联手,力求打破传统疆域,高效连接,最终实现“医疗无国界”。
  通过互联网做普世的医疗服务,是春雨国际创始人兼CEO熊娟当初立许下的愿景。以往没有互联网手段去运作,更多的医疗机构普遍采取会所模式,这就导致了获客成本的增加。而春雨国际通过互联网平台获客,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海外医疗产品的性价比。”以目前春雨国际主打的体检项目为例,行业内日本体检大约价格为8万,最高的报价16.8万,春雨国际创立后将该项目价格拉低到5万左右,回归理性的价格使更多人受惠,这就是互联网带给行业的变化。
  谈及未来,熊娟表示,春雨国际还将深度整合国内外优质医疗资源,并与地方政府积极开展合作,实现真正的国际互联网诊所在中国的落地。
  而作为传统跨境医疗机构,盛诺一家也有着自己的运营模式,从某种意义上,这也是获得较好口碑的传统跨境医疗机构的通用法则。盛诺一家创始人兼董事长蔡强展示了一条境外转诊的流程链条。与病人及其家属进行沟通后,跨境医疗机构就开始搜集病人所有病历,并把这些医疗信息做成病理摘要,其中中文版会让病人进行确认,之后医疗翻译部门将其翻译成英文。与该流程并行的是,研发部帮助患者找最合适的医院和医生,而签证部门则开始为患者办理医疗签证。据蔡强介绍,他们通常会在10天到两周让患者看上医生。“不仅在国内,患者到了美国之后的所有服务我们都不会外包,完全由自己的团队来做。”蔡强补充道。
  据蔡强介绍,盛诺一家的定位是重症,例如肿瘤。在这样的定位指导下,盛诺一家只和美国最顶级医院合作,目前已经与全美排名第一的麻省总医院、波士顿儿童医院、梅奥诊所、克利夫兰等签订了正式合作合约。
  康泰国际医疗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也是一家传统型的跨境医疗机构,和盛诺一家相似的是,他们也以转诊肿瘤患者为主。据该公司董事总经理马力介绍,康泰致力于打造一条赴美就医的“绿色通道”,目前和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梅奥诊所、麻省总医院、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D安德森癌症中心以及罗纳德-里根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签约合作。国内患者之所以“舍近求远”,在马力看来,主要是美国有着更为严格的医学教育,高超的医疗水平,领先的医疗技术,创新的治疗手段,规范的操作流程,以人为本的服务,以及重视医生间的配合和演进的多学科协作。
  不过对于大多数有规模的传统跨境医疗机构来说,客源更多仍旧集中于高端客户。据介绍,这些机构大多不做大规模的广告,而是靠口碑口口相传。绝大多数机构都与金融机构有合作,为其大客户提供医疗服务。
  在亚洲,新加坡医疗也吸引了不少国人,一来没有语言障碍,二来路途较近,最重要的是医疗水平与国际最先进水平接轨。嘉里(北京)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郭瑞娟介绍道,他们有一套自己的模式,完全摒弃了国内一些跨境医疗结构找新加坡第三方合作的模式。“我们主要做集团客户,例如与IBM、联想等大公司合作,负责集团高管的全面健康管理,而新加坡医疗则是嫁接在此基础上的一项增值服务。”郭瑞娟告诉记者。
  “健康管理”是一个大健康的概念,郭瑞娟介绍称:“健康管理一定是从体检开始的,对自身健康有初步认知。我们会帮客户选择为其量身定制的体检套餐,体检报告出来之后会有一系列的健康管理内容,包括饮食、营养、运动等都会出一个全面的健康规划方案。另外,在平时,我们也会提供健康咨询,有专门的全科医生通过电话给客户答疑解惑。”此外,他们还会为客户提供挂号、导诊以及陪诊服务。
  除了健康管理之外,郭瑞娟及其团队还提供新加坡高端旅游体检项目服务,新加坡的癌症早期筛查比较有名,根据客户对于食宿以及体检套餐不同等级的要求,一次旅游体检的收费在5000新币到5万新币不等。
  国外医院驻中国办事机构在三者中显得更为特殊一点,抑或说它更愿意讲情怀。北京惠每极致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其实是美国梅奥诊所的中国转诊办事处,首席执行官屈伟指出,他们并非商业化的医疗机构,基本不做广告宣传。在他看来,挣钱对于惠每极致医疗来说重要但又不那么重要,“我们的目标是让最有需要的人得到最适合的治疗”。
  虽然作为梅奥在中国的转诊办事处,但是屈伟表示,他更愿意将两者看成合作关系,同样,对于那些与梅奥签订了合作合约的其他跨境医疗机构,屈伟也觉得惠每极致医疗与他们更多的应该是协作而非单纯的竞争,“我们也愿意帮助他们一起为病人在梅奥找到最合适的医生”。
  
  前路仍漫漫
  井喷式发展,必然带来泥沙俱下的负效应,跨境医疗亦不例外。
  在熊娟看来,跨境医疗势必要经历一个野蛮成长的时期,规范和制度的不完善是其主要发展瓶颈。有数据统计,目前国内市场上以跨境医疗为主要业务的机构已有上千家,而且由于目前国内对医疗旅游没有具体法律规范要求,任何有出境游资质的旅行社都可以开展医疗旅游,准入门槛低造成行业发展不规范。熊娟表示,她对这个行业最为担心的是三个问题,首先第一种情况是患者通过非专业机构出境治疗后,回国后便失去了医疗保障。第二种情况是患者选择的医院没有国际部,一旦出现问题和纠纷将难以解决。第三种情况是一些医疗服务项目在国外还未立项的情况下,就被包装得神乎其神以欺骗国内客户。作为对上述问题的规避,春雨国际的操作思路是:与自身合作的医院和医疗机构,必须是各个国家排名前五的医疗机构。
  这也正是蔡强忧心的问题,一些不负责任的机构用一系列不规范不道德手段,最后把整个行业声誉毁掉,“要知道,骗的不是钱,而是人家的命”。也因此,他认为必须要规范合约,把权利强制性告知客户。
  无序投机,是屈伟目前对这个行业灰色一面的认知。在他看来,一些机构盲目追求市场扩张,但事实上他们在合作机构的专业性以及流程上都存在很大问题。
  保险,是制约跨境医疗行业发展的另一个因素。通常选择跨境医疗的国人都是以现金支付的方式进行医疗费交付,鲜有使用全球医保的患者。作为投资人出身的马力认为,这恰恰挡住了一些切实有需求的患者海外就医之路。
  提到钱的问题,跨境医疗的价格就无法绕开。医疗服务具有自身的特殊性,是否也适用于“物美价廉”的理论呢?对此,郭瑞娟表示,客户对于跨境医疗服务首先考虑的应该是对该机构的信任感,价格肯定不是首要因素,医疗服务也绝不是越便宜越好。
  而春雨国际的目标与行动就是打破原有行业内的暴利和不规范,使得一个透明、高效、可靠的医疗生态系统得以回归。同时,以期打造一个跨境医疗服务的闭环,不仅仅是把病患送出去,在患者回国后,春雨国际还将提供国内专家对病情持续跟进的私人医生服务。此外,更重要的是春雨国际正在将跨境医疗行业从“高端医疗”向“差价医疗”引导,例如将更多的国外特效药通过合法、正规途径带给国内刚需人群。
  究竟,未来跨境医疗将如何发展?
  跨境医疗发展较早的国家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屈伟表示,在保险的推动下,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不仅仅是就医目的地,同时也在源源不断输出患者。新加坡、日本、东欧国家相对欧美发达国家而言,医疗收费较低,但医疗水平也不差,通常成为发达国家中下层民众海外就医的目的地。跨境医疗本就是双向的,如何从其他国家引流患者到中国就医,是跨境医疗机构未来更值得思考的问题。
  对此,蔡强告诉记者,国内的一些医院已经开始有所设想。“例如把美国的病人介绍到中国来,我们有中医,有很多有优势的治疗方法。”蔡强说,跨境医疗的巨大潜力就在于此,需要继续深入挖掘。
  另外,惠每极致医疗利用背景优势,也在开展中美医生护士交流工作。“我们不仅仅向梅奥转诊患者,还希望在中国给医生最好的支持。”屈伟表示,要把中国的医生和护士送到梅奥去培训进修,建立起比较好的互动交流模式。熊娟也主张通过“互联网+跨境医疗”的力量,把国外优质的医生资源引入中国,普惠到更多的中国患者。
  即便如此,未来跨境医疗能够走多远,在医疗圈子里也需听听不同的声音。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曾撰文指出,跨境求医不会改变国内人们的就医模式,它可以给人们提供一条就医问病的途径,但它的意义更多的是让人们对医生的技术、医生的价值有了新的认识,也引起了人们对国内医疗的思考。
  而观察家王冠雄撰文分析,跨境医疗的普及,将为很多病患和家属提供全新的可能。而且这种可能很大程度上将代表着生的希望。而且,基于互联网的资源配置本能,中国人大量去境外看病是大趋势。
  
  
  《小康》2016年06月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6-06-27


2016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6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6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6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