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6年05月《小康▪财智》下旬刊
  栏目:公司产业
瑞士腕表康斯登 临危不惧走中国

★文 /《小康·财智》记者 袁帅

  
  如今,中国高端腕表消费群体对商品的选择更在意价格和追求个性及与众不同的新款式,这让以“低价”为招牌的瑞士康斯登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识别潜在机会 以求险境逢生
  瑞士名表,曾经如雷贯耳;其实当下也依然如此,尽管受到了智能手表的冲击。回顾瑞士钟表业过往几年在亚洲的发展历程,可谓成也中国,败也中国。那些黑头发、黄皮肤,坚信穷玩车、富玩表,名表才是实力雄厚象征的土豪们,曾在2008年拯救瑞士名表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今10年不到,他们却让瑞士名表在中国历经了冰火两重天,在受宠之后又遭遇惨败。
  在2015年苹果、三星、谷歌等公司相继推出智能手表的情况下,康斯登依然按照惯例推陈出新,这似乎成了他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之举。在不久前落下帷幕的第44届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康斯登从容地推出了2016新款腕表。
  有百年历史的瑞士腕品牌表康斯登,向来把“经典不灭”奉为设计圭臬,继2009年推出的Runabout系列、2011年推出的“Runabout Moonphase赛艇系列月相腕表”之后,在去年瑞士手表出口值首次出现负增长,市场并不景气时推出新款万年历腕表,此举有些出人意料。
  在古典制表业中,万年历是技术较为复杂的一种功能,所以它的价格从来不在便宜的范畴内,遍布世界的老顾主都知道,它通常标价2万欧元以上。2014年,万宝龙曾推出一款定价为1万欧元左右的万年历手表,当时就被业内称为万年历价格杀手。对此,康斯登的拥有者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及世界品牌的沉着,集团亚洲区品牌总监塞巴斯蒂安(Sebastien Cretegny)表示,“挑战与机遇共存,应对挑战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识别潜在机会,并专注于长期结果。”体现出绝处逢生的财智。
  瑞士制表业曾占全球手表产业的半壁江山,但这一格局在智能手表杀向市场后悄然发生了改变,自智能手表面世以来,就被人们视为是瑞士手表的强劲对手,甚至有人预测,传统手表产业将被智能手表颠覆。尽管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会长让·丹尼尔不承认智能手表是影响瑞士手表市场的主因,但他认为智能手表的出现,确实是全球手表市场的一个新现象,它满足了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对此,他还是信心满满,认为瑞士传统手表无可替代。这一说法,受到那些购买了奢侈腕表并享受到其保值体验的客户群的赞赏,他们用事实说话,把经久耐用、走时精准的奢侈腕表,界定为“简直可以当成传家之物留给子子孙孙”,而更新换代太快的智能手表,不具备可比性。
  但残酷的现实却向“瑞士”步步紧逼,令人瞠目的是,除了核心的时间指示功能外,目前市场主流的智能手表均具备多种适用于广泛人群的用途,如收发短信和电子邮件、接打电话、连接网络新闻媒体、收听音乐、监测用户健康数据、支持移动支付等等。
  大敌当前,传统的瑞士手表毫无疑问将面临严峻挑战。
  
  百年传承 孕育新品牌
  瑞士钟表业在16世纪中叶出现在日内瓦,迄今已有500年的悠久历史。自18世纪初期起,日内瓦逐渐成为高级钟表制造、生产、销售的集散地,那里的制表工艺以时间的精准、机械的精密、造型的优美、价值的高贵成为瑞士钟表文化的特征。瑞士钟表以高端的品质、过硬的技术领先于世界,成为全球钟表工业的奇迹,也成为瑞士工业的骄傲;而几百年来,拥有一款瑞士腕表,也成为了人们身份的象征。
  然而,提及瑞士腕表,人们脑海中浮现的往往是单价动辄过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人民币的百达斐丽(Patek Philippe)、劳力士(Rolex)、伯爵 (Plaget)、浪琴(Longines)等大牌。
  应了中国那句“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集团CEO皮特(Dr.Peter Stas)和太太阿莱塔认为,高品质的瑞士腕表不应只为富人专属,广泛大众同样值得拥有。世界品牌之林,有以价格为标志的,同样也有不以价格为标志的,于是在1988年,他们以曾祖父母的名字命名,创立了平价高端腕表品牌康斯登(Frederique Constant)。直到今天,该品牌仍是由家族经营的独立公司。
  相比于1833年创始的积家(Jaeger-LeCoultre)、1848年成立的欧米茄(Omega)等百年大牌,康斯登还乳臭未干,但皮特所在家族的制表业务早在1904年就已兴起,他是其家族业务的第四代传人。
  1992年,康斯登首个品牌系列诞生。随后,康斯登积极参加各种钟表展,展示自己的同时也不断向业内龙头企业学习。历经三年研发,2004年该品牌推出自家Heart Beat机芯,踏上了自主研发及生产机芯之路。截至2015年,该品牌已拥有19款自家机芯。这也是面对全球最大机芯制造商 ETA集团决定将于2020年停止外供机芯时,康斯登临危不惧的原因之一。
  2006年,康斯登正式进驻日内瓦Plan-les-Ouates的新建大楼。大楼总面积占地3200平方米,楼高4层。康斯登终于晋升成为一家“制表厂”。
  没有知名品牌的口碑相传,康斯登只能在价格和质量上做文章。据介绍,无论是搭载石英机芯还是机械机芯,该品牌腕表出厂前均需通过一系列测试检测其性能:跳转日期、时间设置、上链(如果是机械腕表)等等。自动上链机械腕表需根据机芯的复杂程度进行进一步测试:运行及振幅测试、动力储存测试……一旦腕表未能顺利通过全套测试,必须重新返回生产线,直至通过所有监控测试才正式出厂。其中,许多复杂的饰纹工艺均由手工完成,例如雕刻、钉珠和镀铑。
  
  成也中国 败也中国
  2015年的瑞士钟表业可谓凄凄惨惨戚戚,全球年度出口总额一改过去10年的稳步上升,首次出现下跌。进入2016年后,情况并没好转。近日瑞士钟表手工联合会(FSWI)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瑞士手表的出口额为16.5亿瑞士法郎,同比下跌3.3%,这已经是该数据连续第八个月出现下跌。
  从瑞士手表出口总量的全世界分布情况来看,尽管亚洲市场仍然以49.9%的份额占据半壁江山,但仅就中国市场而言,售出的手表总价减少了7000万瑞郎(约为4.6亿元人民币)。作为瑞表出口最大市场的香港首当其冲地成为跌幅最大的区域,与位列第三的中国内地市场出口值连续三年下跌。今年2月,香港瑞士手表出口额为2.1亿瑞士法郎,再次下跌25.3%。
  对此,塞巴斯蒂安认为,“现阶段中国市场正处于整合期,这是每个快速增长的市场达到成熟的必经之路,为了迎接进一步发展,有必要建立新的基础。市场正在快速发展,许多挑战尚未到来。在我看来,在未来的中国腕表市场上,电子商务将发挥重要作用。零售商将因此受到诸多挑战,同时,消费者将获得更多的互动新体验。如果能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这个全方位的渠道策略将在未来几年内带来绝佳的机会。”
  去年,以腕表打开中国市场的卡地亚在推出新款产品时就开启了电商模式——微信专属预购。万国表(IWC)也不甘示弱,正式宣布开通了微信专卖店。尽管已经感受到电商在中国的汹涌之势并意识到了它的无限前景,但这种销售模式却并没被康斯登列入2016年的计划清单中。
  “今年我们在中国有三大重点:首先,提高品牌知名度,今年集团委任致力于人道主义的奥斯卡影后格温妮斯·帕特洛(Gwyneth Paltrow)为品牌全球慈善大使;其次,继续培养潜在客户;最后,通过在中国各地进行互动展示来巩固品牌现有地位,同时扩大在三四线城市的新兴市场占有率。”塞巴斯蒂安说。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塞巴斯蒂安告诉记者,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高端腕表的消费群体越来越向受教育程度高、消费理性的趋势发展,且对商品的选择也更在意价格和追求个性及与众不同的新款式。这让以“低价”为招牌的康斯登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而将亚洲区总部设立在香港也能看出中国市场在集团全球发展战略中的重要地位。
  
  
  《小康•财智》2016年第05期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6-05-30


2016年01月(《小康▪财智》下旬刊)


2016年02月(《小康▪财智》下旬刊)


2016年03月(《小康▪财智》下旬刊)


2016年04月(《小康▪财智》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