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5年07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聊斋
云溪子:看灯

★文 /云溪子

  
  过年可以“穿新衣,戴新帽,放鞭炮,串亲戚”,但最让我们高兴的要数看灯了,别看家乡是长江边的乡下,若论过年耍灯,让好多城里人都着迷
  
  儿时热切盼望的事情之一,是过年。
  过年可以“穿新衣,戴新帽,放鞭炮,串亲戚”,但最让我们高兴的要数看灯了。别看家乡是长江边的乡下,若论过年耍灯,让好多城里人都着迷。
  乡下人风里来雨里去,一身泥水一身汗,忙了一年。谷子收了,田犁了。“寒露、霜降,胡豆、豌豆、麦子坡上”,小春点了……该歇一歇、乐一乐了。于是,吃了年夜饭,过了大年初一,三里五里的乡亲们,便相约相邀,耍起灯来。一拨灯少的需要二三十人,多者四五十人。领灯的、耍灯的、敲锣打鼓的、提灯照亮拉场子的,一样都不能少。
  记得一年的大年正月十五晚上,一帮小伙伴追着看灯,直到鸡叫头遍。
  天刚黑,便看见不远处的半山坡上灯光点点,传来阵阵锣鼓声,我们五六个小伙伴撒腿跑了过去。那是一个挺大的场坝,坝里是一拨“牛儿灯”。一个放牛娃背着放了些青草的背筐,牵着一条“大牯牛”。这牛纸糊的牛头,布缝的皮,两个人躲在皮下,一人耍牛头,一人耍牛身子和尾巴。牛长着弯弯的、长长的犄角,瞪着大大的眼睛,走起来摇头摆尾,不时还想去叼牧童背筐里的草。七八个提着“鼓儿灯”、白菜灯、兔儿灯的人,已经拉开了一个圆场。
  主人家的大门,上方挂着通亮的两盏灯,两边贴着鲜红的春联:“人勤粮满囤;家和万事兴”。可大门紧闭着。我知道,要领灯人朗诵几段被称为“吉利子”的话,主人才会开门。一个提着大灯的人走到门口,大声颂道:“大门开,二门开,牛灯给你送宝来!”“山青青,水悠悠,坝里走来一条牛,东家若把大门开,金银财宝往里流!”……主人开了门,送出些糖果、黄粑。牛儿灯开始了。
  放牛娃拉着牛转圈,边走边唱,周围的人帮腔,“高山顶上一条哟牛哟喂”“一条哟牛哟喂”“口含青草眼泪哟流哟喂吆哟喂”……一阵锣鼓,“东家多收三五哟斗哟喂”“东家赏我我喂哟牛哟喂吆哟喂”……一阵锣鼓一段唱,灯光洒在山坡上,锣鼓声流向山间。
  “喂,快看山下!”一个小伙伴使劲拉了我一把。我回头一看,山下有更大一片灯火。我们几个往山下奔去。
  这是一个住着几户人家的大院子,院子里已经围了好几十人,点着一二十个灯笼,一拨花灯正在耍。在老家,花灯又称为“幺姑儿灯”、“车车灯”。一位装扮得十分漂亮的姑娘幺姑,是灯的主角。可这位“幺姑”经常是小伙子装扮的。幺姑坐在五彩花轿(车车)里。花轿像旱船,虽然有两个穿着艳丽的小伙子抬轿,轿里的人还得自己走。轿前、轿后,走着些“送亲的人”。轿边少不了一个媒婆,媒婆浓妆艳抹,穿得大红大绿,耳朵上戴着一个大红辣椒,手里拎着一根大烟袋,不断做着种种滑稽可笑的动作。一队人边扭边唱,不过,通常是由一两个人主唱的。
  “正月里来正月正,农家院里唱花灯”“轿里幺姑美如花,吹吹打打送你家”……人们指指点点,说说笑笑。漂亮的幺姑让众人眼花缭乱,媒婆的丑态使我们笑得前仰后合。灯火把院子照得亮亮的,映得老少乡亲的脸光彩熠熠。锣鼓声卷着欢笑,回荡在竹林里、田野上。
  快夜半了,我想回家。但是,小伙伴们不干,硬拉着我一起到街上看耍狮子、烧龙灯。
  远远的,就看见了镇子上空忽闪忽闪的亮光。到了街上,小小的镇子,窄窄的街道,“灯水人龙”。家家门前挂着灯,人们手里提着灯,花、鸟、鱼、虫,各显异彩。老的、小的、男的、女的,穿红戴绿,相牵相扶,熙熙攘攘。锣鼓声、欢笑声、呼喊声、鞭炮声,涌动着、搅混着、流淌着,一浪又一浪。
  街边的一个小广场上,正在耍“班打狮子”。一般舞狮是在平地上进行的。耍班打狮子,先用多少不等的桌凳搭出一个台子,狮子在桌凳上舞。小广场上搭好了一座四层高台,底层四张大方饭桌,第二层两张饭桌,第三层一张,顶上是一条四脚朝天的长条板凳。两头各两人舞的狮子,伴着时急时缓的锣鼓声,一会儿摇头摆尾地爬上高台,一会儿佯装失足跳下来,一会儿在台顶上争抢绣球,追逐打斗,嬉戏玩耍。叫好声、欢呼声与锣鼓声搅混成一股声浪,激动着围观的人们,激荡着喜气洋洋的空气。我的心,时而随着爬高台的狮子悬在半空,时而又伴着跳下的狮子落在地上。正当大家如痴如醉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阵呼喊:“火龙来了!火龙来了!”
  “嗡嗡嗡……”一阵沉闷的声浪从小街另一头涌来。看狮子的人们呼地散了,你喊我叫,他搀我扶,纷纷挤站在小街两边的台阶上,一些汉子让孩子骑在自己的肩上。小街两边房屋二层阁楼的窗户打开了,露出一张张白发、黑发下的笑脸。街那头亮了,嗡嗡声越来越近。
  “花筒、火炮儿拿出来!”响亮的呐喊声中,呼地涌出两条浑身通亮的火龙。龙头、龙身、龙尾,用竹条扎成,糊纸彩绘。龙头前额隆起,眼若悬铃,鹿角牛嘴,狮鬃鱼鳞,十分威武雄壮。从头到尾分为十节,中间以绘有鱼鳞的彩练相连。每一节中都插有呼呼燃烧着的油捻子。十个壮汉,头戴斗笠,赤裸上身,只穿短裤,一人舞一节龙灯。“花筒火炮儿拿出来!”壮汉们齐声呐喊。
  忽然间,无数鞭炮在火龙上空燃响,一筒筒火辣辣的五彩烟花,像潮水般泼向火龙。家乡有一种说法,商家烧龙灯烧得越火,来年的生意也就越火。“花筒火炮拿出来,越烧越红火!”舞龙的壮汉们跺着脚呐喊。
  礼花喷放,鞭炮轰鸣,人声鼎沸……小镇火了,年火了……
  
  
  《小康》2015年07月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5-07-08


2015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5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5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5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