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5年07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特别报道
赤水河污染治理困局待解

★文 /《小康》记者 郭煦 贵州遵义报道

  
2013年9月8日,浙江省某市,一名蚕农正在布满浮萍的河道里清洗蚕匾。
  
  4月16日,国务院正式印发《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下简称“水十条”),十条35项具体措施,把政府、企业、公众攥成一个拳头,向水污染宣战。
  2010年福建紫金矿业污水泄漏、2012年广西河池市镉污染,让民众饮水难安。水体黑臭,是中国水污染防治工作的难点和重点。有的省垃圾河、黑臭河约占省内河流总长度的10%以上,有的城市黑臭水体能占到河流总数的58.7%。
  “水十条”就是要解决污水直排等瓶颈问题,并要求地方定期向社会公布城市黑臭水体清单与治理进程,将水环境保护作为城市发展的刚性约束。在“水十条”公布后,地方治污进展情况如何?《小康》记者近期走访了赤水河流域贵州段,淮河流域蚌埠段。调查显示,地方治理水污染情况不容乐观,一方面地方环保力量普遍薄弱,办案人员少,监督力量弱,使得一些地方的环保监督难以落到实处。另一方面,企业违法成本低,偷排乱放现象并未得到法办,造成污染积重难返。此外,还有一些流域治理受到上下游各省多头管理,需要出台多地联动的系统治污制度。
  “水十条”要求加大执法力度,逐一排查工业企业排污情况,对超标和超总量的企业予以“黄牌”警示,一律限制生产或停产整治;对整治仍不能达到要求且情节严重的企业予以“红牌”处罚,一律停业、关闭。自2016年起,定期公布环保“黄牌”、“红牌”企业名单。同时,综合考虑水环境质量及达标情况等因素,国家每年公布最差、最好的10个城市名单和各省区市水环境状况,强化公众参与和社会监督。以有限力量来监督、落实治污职责。   
  现在看来,“红”、“黄”牌的力度应该更早一些,更快一些。在2016年之前犯“规”的那些选手,也应该得到同样的惩戒。与此同时,联合治污的制度亦应进入考量之中。
  
  “同一条河” 四川和贵州交界的赤水河流域,赤水河被称作美酒河,两侧是酱香型白酒的著名产地。右侧是四川泸州市古蔺县二郎镇的郎酒,左侧是贵州遵义市怀仁市习酒镇的习酒(茅台集团下属品牌)。两侧酒厂都在扩建。
  
  沿途酝酿了茅台、习酒、郎酒、泸州老窖、怀酒等数十种蜚声中外的美酒的赤水河流域却持续遇到污染困扰,川滇黔三省亟须建立一个跨区域的保护机制,让这条“美酒河”继续香飘万里
  
  “上游是茅台,下游望泸州,船到二郎滩,又该喝郎酒。”
  一首在赤水河流域流传甚广的民谚,道出了一方水土中深厚的酿酒文明底蕴。清代诗人亦曾有“集灵泉于一身,汇秀水东下”的咏句赞美赤水河。作为长江一级支流的赤水河,全长500公里,发源于云南,流经贵州和四川,也是黔、川两省的界河。
  因为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水文气候特性,沿途酝酿了茅台、习酒、郎酒、泸州老窖、怀酒等数十种蜚声中外的美酒,因此赤水河又被称作美酒河,亦因红军长征四渡赤水战役而闻名于世。
  但是,赤水真的变“赤”却令人心惊!近年来,由于赤水河领域周边企业排放大量工业废水,不仅使这条秀美的河流遭到了严重污染,而且还威胁着下游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虽然环保部门不断加大治理和打击力度,但企业违法成本过低,加之地方环保部门人手有限执法难度大,致使违法案件屡禁不止。
  《小康》记者走访调查中获悉,目前,针对赤水河污染问题,贵州已联合云南、四川两省环保厅建立起“数据共享、信息互通、联防联治”的保护机制。通过联合执法、交叉执法、联合监测、应急预警等工作制度,探索省界断面、分水线以及石坝河等跨界支流污染问题的解决方案。去年以来,三省环保部门对赤水河流域出动执法3480人次,对800余家企业实施现场执法检查。
  
  赤水河流域污染仍在继续
  素有“美酒河”之称的赤水河,原本是酒企的“生命之水”,它不仅孕育了享誉世界的茅台酒,也成就了习酒等优质白酒。
  去年以来,就陆续有媒体披露,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及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201厂有多个排污暗沟,这两家酒厂形成的厂区车间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大都悄悄排入了赤水河,导致习水境内赤水河生态环境受到严重威胁。赤水河的生态环境,决定了遵义千家酒企的生存与发展,可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却一边取赤水河之水,一边向赤水河排污。无论是散发着酒糟味的黄浊色污水,还是恶臭味十足的生活污水,都通过暗沟肆无忌惮地排入赤水河,环厂的赤水河开始饱受“折磨”。
  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当地环保部门采取措施,排污现象得以制止。
  由于赤水河中下游经济开发活动相对活跃,小煤窑、造纸厂和酒厂等污水排放,正不断污染赤水河水质。赤水河近20多年来水量已减少,企业排污也导致酒企生产环境受到了严重威胁,赤水河正在逐步远离“美酒河”的美誉。
  赤水市位于贵州西北部,因紧邻赤水河而得名。位于赤水市的赤水河流域曾经污染严重。《小康》记者6月初在当地采访时看到,河面上依然是浑浊不堪,一些五颜六色的泡沫悬浮在河面上,而且一股股像墨汁一样的黑水还在继续排放到赤水河中。
  杨明是贵州省赤水市轮船公司的一名职工,从1977年参加工作以来,就在赤水河上从事运输货物的工作。由于工作的原因,老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船上度过。因此,生活用水几乎都是来自赤水河中。据《小康》记者了解,不仅轮船公司的职工吃这个水,一直到合江沿岸居民饮用水均来自赤水河。
  当地居民称,赤水河周边的饮用水都要沉淀烧开后才能喝。“如果不沉淀烧开,水的异味简直无法下口。如果硬要喝这个水,身上就会起疙瘩。”
  到底是什么在污染着赤水河,污染又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呢?赤水市环境监测站监测情况显示,在枯水时,主要污染物是高锰酸盐指数。该监测站提供的数据表明,此前赤水河的水质曾经下降到了四类水质,这个结果对赤水河而言是史无前例的。
  当地知情人士介绍说,该段赤水河重点污染源是华一造纸厂,它的污染负荷占了赤水市属污染源(水污染)90%。据《小康》记者了解,贵州省华一造纸厂是贵州省监狱管理局直属企业,始建于1957年,其生产工艺采用碱法生产制浆液氯漂白造纸,排放工业废水都会流到赤水河。因为污染事件频发,该企业现在已被勒令停产。
  无独有偶。早在几年前,位于仁怀市内的五马河流域造纸小作坊达到百余家。五马河流域是赤水河上游支流,当年的污染程度用仁怀市一位官员的话说是“满目疮痍”。
  为了加强赤水河上游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保障茅台等名优白酒的生产环境安全,贵州省仁怀市对赤水河上游支流五马河流域小造纸作坊已经进行了全面取缔。
  “虽然对造纸企业进行全面取缔,但酒类企业的废水排放污染依然很严重。”仁怀市茅台镇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  
  赤水河沿岸大力发展白酒经济,当地酿酒企业正渐渐遭遇赤水河污染带来的影响,并且这些酿酒企业自身排出了大量酿酒废水污水,也加快了赤水河的污染。《小康》记者沿茅台镇赤水河流域走访发现,几家酒作坊的废水排水管道流出来污水直接向河道排放,排出的水黄色浑浊,附近河道中布满生活垃圾,加上酒糟发出的“酱香”味道和走近河道时散发出的臭味混杂在一起,显然很难让人们将这个场景和环境达标挂上钩。
  统计数据显示,仁怀市茅台镇境内大大小小的白酒生产企业有700多家,其中有完整手续的酒厂145家,其余的酒厂要么手续不完善,要么根本就没有手续。诸多酒厂规模小,管理差,乱排放,如此多的酒厂不断向赤水河中排放酿酒后的污水,将给赤水河带来巨大的环境压力。
  在赤水河的中、下游,沿途数十个村庄,几乎每个村庄都有几十家酿酒的小作坊。茅台镇岩滩村毗邻赤水河,村里的几十户人家几乎都跟酿酒有关。村民杨志(化名)几年前从亲戚那里借钱10万元,办起了一个小酒坊。
  杨志的小酒坊酿酒后的废水是直接排入赤水河的,并没有经过任何处理。但记者留意到,他的酒厂安装有简易的污水处理设备,也有营业执照。他说,污水处理设备是前年镇里整治小酒坊时强制要求上线的。“这些设备平时都是不开的,只有上面来检查时做做样子。”杨志道破天机。据他介绍,污水处理设备如果整天开着,一天电费就是上百元,还需要专门雇一个人来操作。“好多酒坊连污水处理设施都没有,大家都是小本买卖,没有那么多钱去买设备。” 杨志所言非虚。记者在茅台镇一些规模稍小的小酒坊发现,的确没有上线任何污水处理设备。
  《小康》记者走访了十多家酿酒企业,发现有部分酒厂直接将污水排放到了河道,这些污水都带有深浅不同程度的颜色,甚至漂浮着白色泡沫。此外,沿河居民的生活废水也是直接排入赤水河,河道里、堤岸边随处可见塑料袋等垃圾。有环保专家指出,酿酒过程产生的有机物废水中含有大量的氮、磷、钾,植物营养物质含量过多,会引起水质污染,容易造成水中藻类大量繁殖。此外,酿酒过程中还会出现有机物垃圾,而有机物垃圾污染,可引起饮用水源头诱变活性增强,最终引起饮用水污染。
  
  污染治理难在哪
  赤水河畔酒企环保不达标的反面样板是习酒公司。
  贵州省环保厅官方资料显示,习酒公司因污染问题被“挂牌督办”。违规问题主要包括浓香片区生产废水处理设施能力不足,部分生产废水未经处理直接外排,生活污水主要是城市生活中使用的各种洗涤剂和污水垃圾粪便等多为无毒的无机盐类生活污水中含氮磷硫多致病细菌多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等问题。
  “相较普通的行政罚款,这次挂牌督办更为严厉,是要求企业对违规行为进行限期整改。”贵州省环保厅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对于习酒公司的相关环境违法问题,相关部门也给予了限时整改方案。
  贵州省环保厅工作人员解释到,比如茅台镇当地就存在很多的家庭式作坊,这样的区域在仁怀市有很多,生产是作坊式的,本身没有企业名字,存在着污水乱排、酒糟乱堆放等现象。对于这些小作坊的处理,“我们会将其污水集中起来,分为片区进行处理,也会把酒糟集中起来进行综合利用。”
  一位环保业内人士分析,白酒厂废水的来源主要有两类,一类是酿酒车间的冷却水(包装车间的洗瓶用水),均属于低浓度废水,污染浓度较低;另一类是高浓度有机废水,占总用量的3%,主要是蒸馏底锅水、黄水、蒸馏工段地面冲洗用水等。
  来自仁怀市环保局的水质量检测数据显示,自2003年以来,茅台镇赤水河的河水一直是属于三类水质。水质分三类,最好为一类,其次为二类,三类为最差,低于三类则不适合人类饮用。
  除了个别酒企将污水直排到赤水河,当地村民的生活污水也都直接排入赤水河。在茅台镇棉农村,《小康》记者沿河一路看到,枯水期的赤水河河面最窄处十余米,而村民家颜色各异的生活污水则像涓涓细流,汇入赤水河。在一处水流平稳的河段,浑黄的河水和黑色的生活污水各占一半,“泾渭分明”,黑色的污水则是从村民家中直接出来的人畜粪便。
  仁怀市环保局法规科刘宁锐科长接受《小康》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历史条件等多方面因素的原因,茅台镇乃至整个仁怀市都面临着巨大的环境威胁。但近年来,赤水河环境质量总体保持稳定。茅台断面达到III类,基本上能达到饮用水的标准。
  为何此前赤水河下游水质略差?刘宁锐说,一是上游有一定生活污水;二是到下游,部分企业有偷排污水。他表示,赤水河的污染源主要有两个,一是沿途的200多家造纸厂,二是辖区内酒厂。2008年以来,仁怀市先后取缔了五马河流域279家个体小造纸作坊。
  “上半年我们在赤水河流域茅台镇境内查处违法案件达到50家,已经按‘环保法’规定进行处罚,处罚仅仅是震慑作用,有些企业为了逃避处罚,偷排污水现象依然时有发生。”刘宁锐称。
  仁怀市环保局提供的资料显示,2011年至2014年10月,该市查处赤水河水污染违法行为1300余起,其中立案查处420起,收缴罚金800余万元;接投诉532人次,审查立案调查处理489件,处理回复489件;征收排污费约6000万元(2014年1—11月征收1200余万元)。
  刘宁锐表示,“茅台镇光酒类企业近千家,环保局执法人员就十余人,即使‘白加黑,五加二’的无休息工作,也无法做到杜绝违法案件发生。”
  据《小康》记者了解,仁怀市全市目前规划建设14座白酒企业污水处理厂。已经建成6座,由于资金问题,尚有8座未建成。并且关闭、搬迁污染企业云岛水泥厂、茅台酒厂中枢301厂,全面取缔五马河流域279户小造纸户。
  刘宁锐表示,该市针对环保问题,现在已经实行第三方污染治理制度,委托第三方对企业污染治理设施运行管理。长期困扰仁怀的酒企废水问题,今年也有望得到解决。
  《小康》记者本次只对赤水河流域贵州段进行了走访。仁怀市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向本刊记者表示,赤水河发源于云南省镇雄县鱼洞乡大洞,至四川省合江入长江,流域区地跨云南的镇雄、威信,贵州的毕节、大方、金沙、仁怀、习水、赤水,四川的叙永、古蔺、合江3省13个县市辖区。长期以来,由于上游地区过度的垦殖、滥砍乱伐、土法炼硫炼锌等,致使植被严重破坏,水土流失严重,河水沙量升高,生态环境退化,中下游区由于经济开发活动相对活跃,小煤窑、酒作坊、小造纸厂和城镇污水,不断地污染当地的生态环境和赤水河水质,进而影响到赤水河流域酒企的生产安全。 
  “作为赤水河流域中下游的茅台镇,虽然酒类企业众多,但多年来,仁怀市非常重视赤水河流域污染治理问题,赤水河流域的水资源保护工作不是某个企业和某个地方政府能单独完成的。”上述官员表示。
  
  美酒河 “美酒河”是位于泸州古蔺与贵州省仁怀市接壤处的赤水河段,雄伟、神奇,而又美丽、险峻。在赤水河南岸蜈蚣的悬岩上,著名书法家邵泽华书写的三个气势恢弘巨形大字“美酒河”,以其磅礴的气势镶嵌在三百米高如刀削的悬岩陡壁上,面积约为四千八百平方米,是当今摩崖石刻世界之最。
  
  三省联动解治污困局
  赤水河污染事件持续发生,备受社会关注。
  早在2013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遵义市市长王秉清说:“我建议还是要从国家层面,建立三省机制,联动保护赤水河。”王秉清认为,遵义市乃至整个贵州省发展白酒产业的当务之急便是保护赤水河。
  贵州省人大常委会自2011年颁布施行《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加强赤水河流域保护,但百姓生活、生产污水的排放以及部分企业偷排的现象仍然存在。
  全国人大代表、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袁仁国也提出:保护好“美酒河”——赤水河的生态环境。“目前赤水河流域存在保护能力薄弱,保护区缺乏综合管理、法律基础薄弱等问题。”袁仁国说,“个人建议建立赤水河流域生态环境国家级保护区,加快赤水河流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建立赤水河流域3省联动保护机制,妥善处理好开发与保护之间的关系,优化产业布局。” 
  来自贵州师范大学的一名长期关注赤水河污染的资深专家告诉记者,赤水河水污染首要的根本原因是白酒企业数量和人口负荷严重超载。”他说,茅台镇水资源并不丰富。当地所有的酒厂,包括茅台酒、小作坊全部取赤水河河水酿造白酒,茅台镇约5万群众的生产、生活用水也全部来源于赤水河。并且,茅台、郎酒、习酒这些年都在大规模扩张。酒企之间“争水”已成现实。
  赤水河流域各省份尚未形成有效的协同保护机制。他表示,赤水河流经云南、四川、贵州三省,需要三省协同保护,但三省的产业规划并未同步。
  环境保护部西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白平处长曾专门撰文建议,尽快开展《赤水河流域综合性保护与发展规划》编制工作。国家应尽快组织开展赤水河流域综合性保护与发展规划的编制工作,统一赤水河流域各地思想,明确流域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的目标及责任,合理规划流域上下游的产业发展,科学界定发展区域和发展总量,进一步明确赤水河在长江上游生态安全中的功能作用,用规划指导全流域的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工作。
  “建立赤水河流域环境保护协调委员会及相关工作机制。流域上下游各地政府应加强沟通、搁置争议、协调合作,建立由四川、贵州、云南三省共同组织,相关部门协同参与的赤水河流域环境保护协调委员会,统筹协调流域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之间发展与保护的关系。要尽快建立全流域的环境管理制度以及政府间、部门间的协调沟通机制,统筹实施兼顾各方权益的环保措施和解决方案,并定期组织开展赤水河流域的生态环境保护联合执法检查。”白平表示。
  2013年,贵州联合云南、四川两省环保厅建立起“数据共享、信息互通、联防联治”的保护机制。通过联合执法、交叉执法、联合监测、应急预警等工作制度,探索省界断面、分水线以及石坝河等跨界支流污染问题的解决方案。
  尽管联合治污取得了显著成效,但“流域规划管理地域化和行政管理条块分割,使得全流域环境保护工作难以统筹协调。”贵州省环保厅厅长熊德威坦言,联合执法频次较低、执法范围较小的问题依旧存在,“尤其是跨界支流的联合执法和污染控制工作,还有很大空间,需要国家层面出台相关政策支持指导,才能顺利有效治理赤水河污染问题”。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赤水河流经川滇黔三省,它的水资源保护工作并不是靠某个企业和某个地方政府能单独完成的,只有形成三省联动、统一规划、统一保护的长效机制,才能真正对赤水河环境进行有效保护,才能让这条“美酒河”香飘万里。
  
  
  《小康》2015年07月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5-07-08


2015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5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5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5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