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5年07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社会
需求大监管难:专车的颠覆与尴尬

★文 /《小康》记者 刘建华 广州 深圳报道

  专车来袭 2014年7月14日,Uber正式宣布进入北京市场。Uber对自己的定位不仅仅是一款打车应用,而是“为乘客提供一种高端和更私人的出行方案”。
  
  私家车借助互联网实现闲置资源的更高效利用,让封闭式出租车服务模式无所适从,实际上,该挑战的背后是出行服务市场的改革问题。对于政府而言,如何监管将面临挑战,在“不越位”和“不缺位”之间,考验的是地方政府的治理水平
  
  5月29日凌晨,阿英(化名)通过某打车软件召来一辆专车回住处,遭遇专车司机性侵,此事被媒体曝光后,“专车”随即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近一年以来,专车行业的发展可谓迅猛,传统出租车的运载量受到严重挤压,尽管以“便宜”、“方便”著称的专车备受公众喜爱,然而,由于在法律意义上的“不合法”,它的存在一直处于尴尬境地。
  
  便民专车风生水起
  “要去哪里,只要在手机上一按,很快就会有专车过来接你,太方便了!”广州市民张扬对《小康》记者说,广州出租车严重不足,遇到上下班高峰,往往三四十分钟都等不到一辆空载的的士,如果再遇上广交会,打车就更难了。
  目前如滴滴专车、优步等已经遍布全国数十个大小城市,只要打开手机叫车平台,周边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专车”,一个电话,不到5分钟车就到了,专车的发展势如破竹。
  2014年下半年,在打车软件风生水起的时候,滴滴和快的相继推出了定位于高端群体的“专车”项目。软件平台为驾驶员和乘客提供“实时”和“预约”的个性化、高端商务出行需求信息,并通过统一服务标准、服务规范和完善的服务保障体系保证交易的成功率和满意度。
  专车亮相之初,每辆专车都是价位在20万元以上的中高档汽车,司机师傅统一着装、全程标准化商务礼仪服务,上下车主动开关车门、提行李,车内还备有免费充电器、饮品、干湿纸巾、雨伞、儿童老人专属靠垫等出行必备用品。对司机来说,自己的车会根据车型和价位,被划入不同的类型,如经济、舒适、商务、豪华等,级别高的车可以接低级别的单,但是低级别的不能接高级别的单。
  不到一年的时间,专车从无到有,迅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关注,这个新生事物具有前所未有的顽强生命力。
  随着市场的进一步发展,专车服务也随之细分,以一号专车为例,目前该公司的专车分为舒适型、商务型、豪华型和智选型四类,一般乘客订车时会主动选择车辆的类型。而智选型的出现则让专车服务更趋智能化。公司根据每辆车的接单率和服务水平进行评级,在一个区域内,系统会优先为乘客选择等级更高的车辆。
  尽管这是一个新兴行业,但多家企业都瞄准专车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2015年情人节,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在历经“烧钱”大战后,宣布合并,并将运营重心转移至专车服务。但优惠和补贴却并未在打车软件的推广中消失。乘客们渐渐发现,用打车软件打出租车不再享受大幅度的优惠,而专车服务的折扣却依然持续。大量市民选择专车,司机喜欢开专车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正是缘于这种高额补贴。专车司机告诉《小康》记者,公司给司机的补贴一般都是根据出车率而定。
  “哪个方便,哪个便宜我就选择坐哪个车”,大多数市民的想法都和张扬一样。
  
  两面受敌的出租车
  据统计,深圳全市只有1.6万台出租车,而一年多来,尤其是最近几个月,深圳专车数量迅猛发展,虽然各大互联网专车提供商不愿透露具体专车数量,但有行业人士认为,现在专车远远超过了出租车的数量。
  随着滴滴打车、Uber、易到专车等互联网打车软件的发展,传统出租车行业日益受到冲击。
  5月25日,滴滴在包括深圳在内的全国12个城市发起“桔色星期一,免费打滴滴”的“快车”推广活动,对于传统出租车来,却是“黑色星期一”。
  当日深圳地区的活动订单量为25万单,如果按照深圳市2014年常住人口1077.89万人计算,平均每43个深圳人就有一人次使用了滴滴快车。
  《小康》记者曾在全国多个城市询问出租车司机专车对他们的影响,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空载里程增加了,收入减少了”。互联网专车更快捷、服务更好,便宜的价格更让出租车望尘莫及。专车因为有补贴、优惠券,可以以很低的价格揽客,在价格方面,出租车毫无优势可言。
  出租车司机陈强告诉《小康》记者,在一年以前,每个月基本都能保证六千左右的收入,想多赚的时候多跑一阵,累的时候停在路边可以休息,日子还过得下去。可现在每天都会有四五十公里空载,比之前多了二三十公里。收入也少了近两千元,这让他顿时感到生活压力大了许多。
  出租车可谓是两面受敌,一方面是由于专车的挤压,收入大幅减少,另一方面还要承受数目不菲的“份子钱”,用陈强的话说“一觉醒来,就欠公司200元。”
  出租车与专车的成本对于的哥而言,最大的区别在于,开出租车每月要交的“份子钱”。记者了解到,每台车交给出租车公司11743元,两班司机平均每人承担6000元,“负责白天出车的承担的份子钱要多一些。”陈强说。
  开专车收入高,工作时间又自由,已经使出租车运输公司的部分司机开始动摇,有加入专车队伍的想法。记者从多家出租车公司了解到,由于一些副班司机合同未到就提前辞工,造成个别主班招副班困难。有的公司难找到副班,白天主班的司机还要晚上加班开车,身兼副班,严重影响行车安全,但如果停放半天,那所有收入也仅仅够交份子钱。
  大量的哥转战专车,这一数字从汽车租赁公司挂靠车辆也可见一斑。深圳皇岗村有3名出租车司机,去年辞职后开了一家车辆租赁公司,一开始才5辆车挂靠,从春节后到现在仅3个月的时间,挂靠车辆就增至240多辆。
  专车的蓬勃发展目前已经冲击了传统的出租车制度,以前抢手的出租车牌照,价格正逐步下调,甚至出现买家不敢接手的现象。
  面对专车的冲击,不少出租车公司希望政府的有形之手加以监管。不过,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城市对专车仍处在观望的态度。
  “一方面是租车市场民众需求很旺盛,专车软件得到很多老百姓的拥护,另一方面,政府出于市场公平和监管的考虑,不敢放开这块市场。”深圳大学物流研究所所长王江认为,如何解决这一矛盾,政府面临的压力将会很大。
  
  灰色地带 2015年6月15日13时左右,武汉汉阳区公路运输管理所的执法人员,在钟家村铜锣湾广场附近查处1辆涉嫌非法营运的“专车”,随后大批专车司机赶到现场,特警出动维持秩序。
  
  营运的灰色地带
  有着四年驾龄的刘晔近期分别接到“滴滴打车”、“优步”打来的电话,都邀请他注册为专车司机。“公司提出的条件确实挺让人心动,按公司的介绍,我自己的大众迈腾车属于中高档车,一个月收入两万应该没问题。”刘晔说,要注册成为专车司机很容易,无论是滴滴还是Uber,司机只要填写申请表和上传各种资料后,满足一些条件即可获批。客人也不用直接付现金,公司会将客人给的费用返到司机的账上,而且还有很高的补贴。
  不可否认,越来越多的私家车进入到了专车行业,有很大一部分并非专职。
  然而,专车的安全性和合法性却一直备受质疑,从其诞生至今,争议从未间断。
  5月29日凌晨3时许,阿英(化名)在广州越秀区与朋友聚会喝完酒后,使用某打车软件召来一辆专车,准备回到白云区金沙洲的住处。因喝酒太多,阿英上车后不久便睡着了,约5时许醒来时,阿英发现自己竟然和开车的男司机在一间宾馆的房间里。阿英遭遇专车司机性侵后报警。
  “醉酒女遭遇专车司机性侵”被媒体曝光后,更是将专车的合法性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事实上,2015年1月8日,交通运输部表态直接使用“专车”一词,承认专车的积极意义。但这次表态却让部分交通从业人士有些摸不着头脑,也让已经宣布专车违规的地方政府措手不及。地方与中央意见相左,让专车是否合法之争日趋白热化。
  今年1月7号上午,使用滴滴专车软件在济南西客站送客的陈超,被执法人员查处,车辆被暂扣。2月11号,陈超被认定为构成非法营运,罚款2万元。事后陈超将济南客运管理中心起诉至法院,要求撤销该处罚。4月17日上午,该案在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称为“专车第一案”。
  3月12日,交通运输部部长明确表态:私家车永远不许当专车。
  5月29日,广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副市长周亚伟透露,目前由广州市交委牵头搭建的约租车平台“如约”正在进行内测,并明确了私家车挂靠专车属非法运营。
  与此同时,部分城市也在探索新机制,如上海市交通委在5月宣布,已着手与滴滴合作针对约租车成立专门的工作小组以形成上海约租车的试点方案;深圳也不愿“一棒子把专车打死”。
  专车的去留成为很大悬念,一方面有其存在的价值和巨大的市场,另一方面却是一直游离在法律的边缘备受争议。
  在目前监管专车还属法律空白的背景下,车辆是否具有经营资格成为各地执法部门判断专车与黑车的标准。对此,各互联网专车平台都自觉制定措施以规范专车运营。据了解,滴滴专车采用“四方协议”的合作方式提供专车,即司机由劳务公司派遣,车辆由租车公司提供,滴滴专车平台、乘客、租车公司、劳务公司依法签订四方协议,以合法提供专车运营。
  深圳市出租车公司作为利益受损方曾多次向交委表示希望可以对专车进行监管,但深圳市交委一直未表态。“我们欢迎和支持新的技术创新,不会‘一刀切’去打压,也不会放任不管。”深圳客运交通管理局副局长俞力曾表示。
  广东鹏翔律师事务所梅春来认为,政府对于出租车牌照的高度垄断,形成壁垒,进而滋生了黑车市场,在此基础上,专车软件实际上是把原来大家认为是黑车的模式,通过嫁接到合适的市场化平台中,进行合法化、有规模的运作。当垄断产生溢价,就迫使民间资本介入,这时,如果不解决原来的体制,仅仅打压新型软件是行不通的。现在保险制度完善,各方面条件成熟,再沿用原有出租车制度就有与经济社会发展脱节之嫌。
  旧的城市出租车管理模式正在迎接来自互联网专车的挑战。这种挑战的背后实际是城市出行服务市场的改革问题,在互联网浪潮下,大量私家车借助互联网实现闲置资源的更高效利用,这让封闭式出租车服务模式无所适从。对于政府而言,如何监管则面临挑战,在“不越位”和“不缺位”之间,考验的是地方政府的治理水平。
  5月21日,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王水平表示,深化出租车行业改革工作小组已经拿出出租车行业改革初稿,正征求各方意见,抓紧修改,而这个出租车行业的改革在外界看来,包括专车的合法身份问题。
  
  
  《小康》2015年07月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5-07-08


2015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5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5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5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