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0年06月《小康》
  栏目:聊斋
我从哪里来

★文 /云溪子

  人类一直在问自己从何而来,也一直试图给出一个答案。对于绝大多数成年人而言,这个问题已经失去了生物学上的意义,而是精神上的意义了
  据说,人最关心的问题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吾未曾研究考证过,这个问题是否为人类最关心的问题。但据吾体会,“我从哪里来”,确乃一个人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记得吾头脑混沌初开之时,就曾多次歪着小脑瓜呆想:我是哪里来的?吾曾就此问母亲,母亲答曰:“你是我从路边捡回来的。”吾将信将疑。小孙女三岁了,一天突然问吾:“爷爷,我是从哪里来的?”吾想了想答道:“奶奶从身上割下一块肉,做成了你爸爸。你爸爸从身上割下一块肉,做成了你。”孙女有些不解:“我怎么不是妈妈身上的肉做的呢?”吾一时语塞。可见,“我从哪里来”,几乎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问题。
  其实,人类一直在问自己从何而来,也一直试图给出一个答案。西方有上帝造亚当、夏娃之说。中国有女娲抟土造人之说。后来,科学发展了,有了大家比较认同的从猿到人说。但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在思索“我从哪里来”。不过,依吾所见,对于绝大多数成年人而言,这个问题已经失去了生物学上的意义,而是精神上的意义了。
  吾以为,抛开有无灵魂之类的争论不谈,一个人经常问问自己“我从哪里来”,是很有意义的。吾之一生,有人认为算得上一帆风顺。其实,只有自己的脚,才知道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自己走过,才知道一条路是弯是直。吾这几十年,既有春风得意马蹄急的时候,也有末敢翻身已碰头的日子,更多流沙般的平淡岁月。不过,吾自认虽有闷苦之时,而无经年累月之消沉。因为,吾觉得一个贫苦人家出生的孩子,仅管不富有,能温饱无虞,已经不错了。身边的人提拔了,岂能无动于衷?可细细一想,一个草根、布衣之后,能头顶乌纱,已是祖上有德了。吾也自认虽有一时得意,而终未忘形。因为,吾始终认为,自己出身老百姓,本一凡夫,德能无多少过人之处,仅多一些机遇而也,何荣之有!有人说这是阿Q精神,吾以为不然。知吾者,认为吾是一个有进取心的人。
  有人称吾为“生产队长”。大概是因为吾颇有些土气,不修边幅,经常着布衣旧衫坦然登大雅之堂。说起话来,无上无下,不土不洋,一是一,二是二,不转弯,不倒拐;笑是笑,骂是骂,不装腔,不作势。吾以为,如今生活好了,穿着也应随之有所改善,不要像老伴批评吾的那样,“有好的不穿,对社会主义不满。”并且,吾赞同着装要根据场合适当讲究,以不失礼数,更不反对“绅士风度”。吾之所以有点“生产队长”,完全是习惯使然,觉得这样自在。西服革履,坐不得坐,靠不敢靠,走路足累,觉得别扭。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0-06-18


2010年01月(《小康》)


2010年02月(《小康》)


2010年03月(《小康》)


2010年04月(《小康》)